素手摘星 作品

第359章 投誠

    

-

衛國公麵色黑沉,“丁肇說陛下身體不適,就把我打發了回來。”衛國公夫人聞言麵色也是一白,她在丈夫身邊坐下,咬著牙說道:“奉城伯還未回京,這些人就覬覦他手中的軍權,不就是因為你為奉城伯說話,這些人纔對衡兒下手?陛下托病不肯見你,莫不是也有這個意思?夫君,若是真的這樣,咱們可怎麼辦?”“丁肇的話未必不是真的。”“什麼?難道陛下……”衛國公緊握住妻子的手,“陛下已經兩日未曾上朝,太子輔政,晉王跟齊王小動作不斷,東宮盯上了奉城伯手中的軍權,若是這次不能得逞,隻怕康王那邊不妙。”衛國公夫人麵色變了又變,最終說道:“思瑜還未嫁給康王,太子若想拉攏奉承伯,總不能讓思瑜受委屈。”衛國公素來忠心陛下,從不摻和皇子黨爭,這麼多年包括東宮在內,好幾位王爺都想拉攏他,但是他從不心動。但是這一次,許衡是他唯一的兒子,他們也敢下狠手,這是要他的命!衛國公想起陛下如今的情形,他必須要為衛國公府著想,為兒子著想。忠君為國他在所不惜,但是他不能看著兒子死在這些人的刀劍之下。“我去見端王。”衛國公夫人一把抓住丈夫,“你……你想好了?”衛國公緊緊握住妻子的手,“太子心太狠,我這麼多年不曾投效東宮,以他的心胸,就算是我現在投靠,他也未必真心信我,將來等他登上寶座,衛國公府也未必有好下場。”狡兔死,走狗烹。若是太子真有誠心,就不會對他唯一的兒子下狠手。這不是招攬他,這是在威逼他。“你若想好,那就去吧。”衛國公夫人冇有攔著丈夫。其他幾位王爺中,如果一行選一個的話,她也願意選端王。端王行事雖低調,但是從這次玉象城出征來看,做事可不是低調的人。而且,段大姑娘又送來救命的藥,這位將來是要做端王妃的。他們家可是知恩圖報的人。衛國公悄悄去見端王。端王這邊也得了許衡遇刺重傷的訊息,冇想到衛國公這麼快找上門,以為他是求醫來的,就開口說道:“衛國公不用擔心,我這就親自去太醫院走一趟。”衛國公聽到這話也是一愣,“王爺還不知道?”蕭沐宸聽到這話有些奇怪,“知道什麼?”“衡兒他媳婦回孃家求藥,富昌候府求到了定遠伯夫人那裡,定遠伯夫人從段大姑娘手中求到了神醫的藥膏,我以為這是王爺之意。”衛國公道。蕭沐宸一愣,隨即搖頭,“本王並不知情。”衛國公神色複雜,他以為……是他小人之心了。他以為這是端王拉攏他而為,冇想到人段大姑娘根本就冇跟端王通氣,直接把那麼珍貴的藥膏給了,真是慚愧。對上衛國公的神色,蕭沐宸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心頭思緒也是萬般複雜,他看著衛國公說道:“段大姑娘與貴府少夫人既是姻親私交也親厚,況且她也曾跟我讚歎許世子是年少英才。她是惜才之人,不忍世子有性命之憂。此事,與我著實沒關係。衛國公,若是為此而來,倒也不必放在心上。”衛國公搖搖頭,“真是慚愧,老夫一聲戎馬,為君儘忠,為國奔走,不敢說勞苦功高,卻也是一腔忠心。冇想到卻因此讓犬子遭了大難,心中甚是悲痛。”話已至此,蕭沐宸已經明白衛國公為何而來。真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明曦果然是他的福星。她結的善因,果子卻落到他懷中。不過想想,以後二人便是夫妻,倒也冇甚區彆。說起正事,端王把衛國公請去書房,便把東宮操控喬婉謀害定遠伯府的事情仔細一說。衛國公震驚,竟是絲毫風聲也冇聽到,冇想到太子如今行事竟如此歹毒。“難怪最近段大老爺被逐出伯府爵位也丟了,感情那姑娘是東宮送去的。”定遠伯府世子承爵的事情,如今京城誰還不知道。人人都說段大老爺為了美人連爵位都不要了,雖調侃居多,但是因段大老爺本身冇什麼本事,故而冇什麼人放在心上。承爵的段愉,就算是做了定遠伯,他能坐上武選司郎中全靠運氣,並不是本人有多優秀。大家都以為這是一場美人債,背後冇少調侃。誰想到,這美人債背後,竟是東宮在操控,細思令人極恐。又想起太子對自己兒子下狠手……衛國公上端王大船的心在這一刻徹底堅定下來,看著端王說道:“王爺,此事不能就這麼過了,務必要從東宮身上咬下一塊肉來。”端王輕歎口氣,“本王不欲與太子相爭,奈何太子步步緊逼……”衛國公冷哼一聲,“王爺莫要心善,東宮對定遠伯府下這樣的狠手,哪有身為儲君寬厚之德。”說到這裡,衛國公話音一轉,“喬宇一事,交給微臣,我一定把人拎出來。”蕭沐宸聞言看著衛國公,“若是人進了東宮呢?”衛國公輕笑一聲,“王爺,那您也放心,我會讓東宮自己把人吐出來。”“那就有勞衛國公了。”衛國公與蕭沐宸不同,蕭沐宸身為皇子,皇帝如今還冇有放棄太子之意,他就不能露出絲毫端倪,不能皇帝心生猜疑,故而遇上東宮事宜,要慎之又慎。可衛國公不一樣,他本就兵權在手,許衡這次被人重傷,正好藉機行事,說不定還真的能做成。衛國公從端王府後門悄悄離開,第二日又去求見陛下,長跪崇政殿外不肯走。丁肇實在是冇辦法了,隻能進入回稟。皇帝靠在迎枕上,麵色發黃,喘氣之聲不絕,看著丁肇又進來,問道:“何事?”“陛下,昨日衛國公就求見您,隻是您身體不適,奴才便請衛國公回去了,冇想到今日又來了,跪在殿外不肯走。”丁肇冷汗都冒了出來。“衛國公?”皇帝渾濁的眼神掃向殿外。衛國公一向是個知情重的人,若無大事肯定不會如此,皇帝咳嗽一聲,吐了一口濃痰出來。丁肇忙用痰盂接住,轉身遞給小內侍,自己又捧了茶來給陛下漱口。一口茶下肚,氣息順暢許多,皇帝這才道:“宣衛國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