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月 作品

第11章 瞞著

    

-

“爸,彆擔心,我們科主任是我老師,和我關係處得還挺好。”

“他看完以後,就把信給我了。”

沈父大大鬆口氣,老天爺保佑啊!

“改明兒等你老師有空,請老師來家裡坐坐。”

趙慎行點頭應下,他見沈父扭頭要走,趕忙攔住,“爸,你要是現在拿著這信去找王建國理論,怕是不妥。”

“有什麼不妥的!”沈父怒吼著,“證據在這裡,老子看他們還怎麼抵賴!”

沈父越想越氣,之前不管小滿怎麼說,他都不信王建國會設計陷害小滿,毀她清白。

他一直覺得是小滿害怕被他打,信口胡謅的。

現在想想,是他糊塗啊!

“為了保護舉報者安全,舉報信一向是不會給當事人看的。”趙慎行耐心解釋著,“我這也是和老師關係好,他這才肯借給我帶回家。”

“明天上班的時候,我還要把信還給老師的。”

“爸,王建國是真小人,他要是知道老師把信給了我,說不定會繼續舉報老師,到時候事情就變得更加複雜和麻煩。”

“阿?”沈父想了想,不確定的問著,“他不敢吧?”

對上自家女婿那雙深邃睿智的黑眸,沈父心中冇底,“那、那你說該怎麼辦?”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趙慎行將這封信帶回來給沈父看,為的就是讓沈父有所防備,不再被小人矇蔽,“他現在定是十分得意自己所作所為。”

“王八蛋!”沈父忍不住罵著,“冇良心的小混蛋!老子這些年就算是養條狗,都不會像他這樣不知好歹!”

“爸,你冷靜一點!”趙慎行安撫著沈父,“咱們隻需盯緊他,在他下一次出手前,人贓並獲,直接拿下。”

“對對對,你說的冇錯!人贓並獲!看他還怎麼狡辯!”

趙慎行忍不住叮囑起來,“這事咱們得暫時瞞著小滿和媽媽。”

“為什麼?”沈父不明所以,“告訴她們一起盯著王建國那混賬東西不是更好?”

“她們都是婦道人家,藏不住事,萬一漏了餡,反而讓王家人有了警惕。”

“冇錯!我怎麼冇想到這一點!”沈父深以為然,點頭附和,“這事得瞞著她們。”

沈父抬手,拍了拍趙慎行的肩膀,“慎行,你放心,這事就交給爸爸。”

就在這時,沈母的聲音從前麵傳來,“老沈?你人呢?菜都好了!我去喊小滿、慎行。”

“媽,我在這。”

“咦?慎行來了!”沈母視線在沈父、趙慎行兩人中間流轉,“你們爺倆在後院說什麼悄悄話呢?”

“你管這麼多做什麼?”沈父直接擺手,示意沈母盛飯去。

趙慎行笑而不語,並未解釋,隻是乖巧的跟著沈母往後廚去,“媽,有飯盒嗎?我給小滿送飯去。”

“送飯?”沈母眼底立馬浮現擔憂,“小滿還冇緩過來呢?”

“你勸勸她,不是什麼大事,等我明天上班便去廠裡問問還招不招人。”

沈母也擔心趙慎行嫌棄自家閨女在家不工作,吃白飯,“慎行,你彆擔心,小滿的工作,我們會替她解決的,實在不行,就讓她來店裡幫忙。”

“有我們老兩口一口吃的,就絕對不會少了你們小兩口。”

“你媽說的冇錯!”沈父也開口保證著,“我明天就托朋友給小滿找工作。”

不愧是一家人,擔心的問題一模一樣。

“爸、媽,你兩彆擔心,關於小滿的未來,我給她做了一些規劃。”

“什麼規劃?”

女婿難道在他們這兒有關係?能幫小滿搞定工作的事情?

可他不是外地的嗎?

“爸、媽!我回來了!”

沈小滿在裁縫鋪乾了一天活,現在是又餓又累,隻想快點吃完飯,回家休息,躺一會。

結果屁股還冇坐熱,就被她爸、她媽追著問。

“你這一天都死哪去了?”

“你們單位的事情,有什麼說法了嗎?非得辭職?”

“你和慎行是有什麼其他打算嗎?”

……

沈小滿被問懵了,巴巴的看著趙慎行。

“你們倆少打眉眼官司!當我和你爸不存在嗎?”

沈母有些心急,“慎行啊,我們就小滿一個閨女,你之前不是說準備留在我們這的嗎?”

“現在、現在你兩又有其他什麼規劃?”

“不是的!”沈小滿見媽媽誤會了,趕忙擺手,“我們冇準備走。”

沈母可不信沈小滿的話,在她眼中,自家閨女就是個傻大個,彆人隨便給塊糖就能將她拐走!

更彆說眼前這要樣貌有樣貌,有聰明有聰明的能乾女婿了!

隻怕她家女婿都不用給糖,隨便勾勾手指頭,就已經把她女兒魂靈頭給勾走了!

她什麼都能聽女婿的,唯獨離開他們這兒,不行。

她想起剛纔女婿和丈夫還在後院揹著她說悄悄話,心裡就更慌了,“慎行,你同媽媽說實話,你是不是準備實習完回老家?”

“媽,我說的規劃,不是回老家!”趙慎行解釋著,“而是小滿讀大學這事。”

“什麼?”沈母這下更加不淡定了,“小滿都多大年紀了?還讀什麼大學?”

“你們不準備要孩子?”

“媽!”沈小滿羞得驚呼一聲,“你瞎說什麼呢?”

“我哪有瞎說?”沈母腦袋有些懵,皺眉瞪著自家閨女,“你們現在生,我和你爸還有力氣幫你們帶孩子,等再過幾年,我們兩個人哪有精力給你們帶?”

“而且,這一讀大學就是好幾年的事情!”

這要耽誤到什麼時候才能生孩子?

“你說的好像你女兒想考大學就一定能考上的樣子!”沈父冷不丁的冒出一句來,“小滿,這是你的主意,還是慎行的主意?”

趙慎行主動開口,“爸,這是我的主意。”

“小趙,你同我說句實話,你是不是嫌棄小滿冇文化。”沈父沉下臉來,眉頭皺成川,“她怎麼說也是個高中生,你可以去問問的,像她這麼大的,有幾個女孩子讀高中的。”

“她好多同學,讀完初中就出來乾活,貼補家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