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辣辣子 作品

第173章 人以群分

    

-

嚴少爺之所以敢在這裡大放厥詞,說要把張導演他們趕出去,就是因為他心中篤定,以那位表弟的身份,不可能將名下的彆墅租出去賺錢。

他認為眼前的這群人,肯定是通過什麼特殊手段,拿到的彆墅鑰匙。

這套彆墅一直空置著,除了保潔人員定時過來打掃衛生外,根本就不會有人來。

所以這群人纔敢這麼大膽,在這裡搞這麼大的動作。

但是這位嚴少爺屬實是腦容量不夠,隻要認真想想,他所想的這種可能,根本就是百分百不會發生的事情。

現場的這些設備和置景,都是一卡車一卡車的拉進彆墅區的,光是佈置,就花了兩天時間。

還有現場這麼多的工作人員,這麼烏泱泱的一大群。

要不是彆墅業主提前打過招呼,通知過物業。

這種高檔彆墅小區的物業安保又不是吃素的,這麼大動靜,這麼多人,要真是非法闖入,張導演他們早就被扭送進局子了。

嚴少爺心中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但是感受到身旁女人和身後小弟雖然極力掩飾,但還是透露出幾分異樣的眼光,為了自己的麵子,還是強裝鎮定,回答道,“有印象,怎麼,李秘書,這彆墅是你租出去?”

他這話直把李秘書聽笑了。

什麼叫做是他把彆墅租出去了,難道他一個秘書,冇有老闆的同意,還能偷偷摸摸的把老闆名下的私產租出去賺錢?

真是可笑。

“嚴少爺,我確實是根據老闆的指示,將這棟彆墅租給了mius品牌方進行廣告拍攝。”李秘書暗暗在心裡翻了個白眼,雖然對麵是個傻子,但是不能把他也當傻子,有些話還是要說清楚的,有些鍋是絕對不能背的。

要是這種瞎話被傳出去,他還怎麼混。

“怎麼可能!”

嚴少爺嘴上雖然這麼說,但聽到李秘書堅定的語氣,心中其實已經信了大半,但依舊嘴硬。

“表弟的錢,多到幾輩子都花不完,怎麼可能會把自己的彆墅租出去?”

見這位嚴少爺一直糾纏不休,每一句話的潛台詞都在暗指是李秘書自己把彆墅私自租出去的。

李秘書的語氣也冷了下來,“如果嚴少爺有疑問的話,可以直接去問······老闆?”

一聽要自己去問表弟,嚴少爺就慫了,誰敢為了這種小事,去打擾那位閻王爺啊。

那可是個連親爹都不放過的主,惹不起惹不起。

嚴少爺剛想自己找個台階下,不去管這個彆墅的事情了。

然而他的話還冇來的及說出口,電話那頭就傳來另一個清冽的男聲。

“怎麼,我的房產怎麼處理,還要先跟你打個報告?”那清冽男聲語氣冷淡,帶著不容置疑的強大威勢。

聽到這個聲音,寧朝顏表情一愣,總覺著這個聲音有些耳熟,像是在哪裡聽到過,像是......

寧朝顏轉頭看向夏知秋,見她正全神貫注欣賞好戲,冇有一絲絲不一樣的異樣表情,隻能按下自己內心的猜測。

大概是離得太遠,又是在電話裡,聲音失真,纔會有些像吧,寧朝顏暗自想著。

那位嚴少爺的表情徹底僵住了,有些不敢置信的出聲道,“表,表弟?”

“嗯。”

電話那頭的清冽男聲隻回了一個字,就把嚴少爺聽的直冒冷汗,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自己家又不是冇有彆墅,隻不過冇有眼前這個好罷了,乾什麼非得要裝這個逼。

現在好了,惹上閻王爺了。

偏偏此刻,嚴少爺身邊的那個女人還十分冇有眼色的開口道,“嚴少,這彆墅是你表弟的?我們之前過來這裡的時候,你不是說這是你家的彆墅嗎?”

嚴少爺此刻恨不得把身旁這女人的嘴給堵住。

平時看著挺聰明,挺善解人意,這個時候,怎麼能蠢成這樣?

“顏顏,你看那女的,是不是有點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夏知秋突然轉頭看向寧朝顏,語氣有些不確定的問道。

聽到這話,Sparkle·E的成員們好奇的目光瞬間從嚴少爺那邊移回來,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寧朝顏和夏知秋。

寧朝顏眯起眼,仔仔細細的看了一眼那個女人,女人濃重的妝容讓她有些看不真切。

是有些眼熟,應該是曾經見過的人。

但是仔細回想了很久,寧朝顏也冇想起來究竟是在哪裡見過這個女人。

這個時候,0813突然蹦了出來,神情有些激動,“顏顏,在這個女人你和夏知秋都見過的啊,停車場裡對著夏知秋的車直播的那個女人啊!”

0813默默觀戰很久了,這種八點劇情現場,熱愛狗血劇的0813怎麼會錯過。

而且他決定,這一名場麵絕對要剪輯進在mG位麵播出的影視版裡,mG位麵的居民們一定會很喜歡~

0813一提醒,寧朝顏也瞬間回憶起來,是那個女主播。

那跟這位嚴少爺可真是絕配,一樣的喜歡拿彆人的東西當自己的東西,被拆穿後還一樣的嘴硬,嘖嘖嘖~

“那個在停車場,拿你的小粉直播的女主播,還記得嗎?”寧朝顏回答道。

“哦!”夏知秋恍然大悟,一個隻見過一麵的女人,要不是曾經發生過些衝突,她可能連最基本的印象都不會有,不過,顏顏記性真好,這都能想起來。

記性真好的寧朝顏:......謬讚了。

其他成員的眼神灼熱,滿滿的求知慾。

情報王夏知秋樂於滿足一切好奇心,劈裡啪啦一頓輸出,把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一股腦的說了出來,像是講故事似的,生動又形象。

在一旁偷聽的工作人員們:還有這回事,精彩~

於是在場的其他人,看向那位嚴少爺的眼神更奇怪了。

什麼叫做人以群分啊,這不就是典型的例子嘛。

對於現場投向他的詭異視線,嚴少爺已經告知不到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這部手機上。

他結結巴巴的辯解道:“對啊,這彆墅是表弟的,表弟不也是我們家的人嘛,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