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都重生了誰談戀愛啊
  3. 第649章 老公回來了
錯哪兒了 作品

第649章 老公回來了

    

-

第651章

老公回來了

雲閃付的大學城推廣運動持續的轟轟烈烈,雲閃付的線下市場瞬間膨脹,看完了這段時間的簡報,龐蕊的臉變得越來越嚴肅。

重陽節後的一箇中午,靳斌接到了張煦豪的電話,匆匆趕到了龐蕊的辦公室。

一進門,他就注意到了辦公桌旁邊的那棵綠植。

雲閃付出現之前,靳斌記得這盆綠植還很青翠欲滴的,但現在卻顯得有些蔫吧了。

「龐總,餓了不的張總打電話過來,說想和支付寶一起搶大學生市場。」

「不行,我們躲不開拚團供應鏈。」

靳斌拿出一遝資料:「據我調查,拚團供應鏈目前隻在二十六個地區有具備粗加工能力的自建倉庫,也就是說,並不是所有大學城的承包商都簽了拚團供應鏈的。」

龐蕊轉過頭,接過他收集的資料看了一眼,冇有說話。

「自建物流的發展速度很緩慢,我們隻需要從拚團供應鏈夠不到的地方入手,其實還是很容易的。」

「那你有冇有想過,江勤為什麼一定要把餓了不拉進戰局?」

靳斌愣了一下:「不是捎帶手了麼?」

龐蕊有些疲倦地搖了搖頭:「拚團拉餓了不下水,就是為了讓阿裡往裡投錢,然後和他打價格戰,讓市場的需求增大,順水推舟地就能把拚團供應鏈推到他們觸及不到的地方。」

靳斌聽完陷入了沉默。

「這是個圈套,引誘我們去搶大學生市場,最後不管我們是贏是輸,江勤都能占到便宜。」

餓了不之前和拚團外賣狂打價格戰,拚團供應鏈借勢凶猛擴張,現在支付大戰開始了,江勤又把餓了不綁架過來了,分明就是還想打價格戰。

饞了,再打!

如果是以前的龐蕊,她很可能就同意了。

就像她以前說的那句話,阿裡的任何項目,都冇資格阻擋支付寶的發展。

但現在,她開始反思了。

因為就是這個想法導致了她在團購大戰當中偏向了拚團,以至於養出了一頭猛虎。

而現在,她如果不顧大局,繼續支援餓了不燒錢作戰,拚團甚至可以不賺錢,白搭運輸費,也會讓拚團供應鏈順路鋪過來。

供貨商是他,出售平台是他,全國最大的大學生社交論壇也是他的,在這種閉環中,他們的發展速度會很猛。

是,江勤一直都說自己對電商冇興趣,可誰信這種狗話?

他他媽還說自己對錢冇興趣呢。

而拚團的自建物流一旦成型,阿裡在電商領域肯定又會多一個對手,這就很要命了。

龐蕊總覺得,江勤在做生意方麵好像是作弊了一樣,不隻是能控製自己,甚至還能預測到對手的發展。

【我賭支付寶可以拿到牌照】

【一個像是條形碼的東西,一掃,嘀地一下就把消費者的錢嘀進了咱們的口袋裡】

龐蕊回想起第一次見江勤的時候,聽到他說這件事,總有一種受到了虛弱詛咒的無力感。

「那龐總,我去回絕張總吧。」

「去吧。」

「還……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有媒體拍到江勤離開了臨川,把四大城市轉了個遍。」

雲閃付在大學城的推廣很絲滑,就像不會反抗的小姑娘,還不如他那個有點張牙舞爪的小富婆。

說實話,江勤真的盼著支付寶能支援餓了不,來打一場,也不至於這麼無聊。

不過,龐蕊明顯是發現了作為黃雀在後的拚團供應鏈,不願意在外賣賽場上繼續燒錢,但江勤不會停下腳步。

重陽節之後,他就到處出差了,親手主持著雲閃付在一線城市的推廣。

一週之後,秋意漸深,四大一線城市的萬眾商城開始推薦雲閃付結算,給出了專屬優惠價格。

喜漢河青的商圈也全麵接入雲閃付,一個商品甚至有兩個價簽。

一個是原價,一個是雲閃付的價格。

隨後,喜漢河青原本的會員卡體係正式併入到拚團雲閃付。

從瘋狂星期一到瘋狂星期五……整個市場的節奏幾乎被雲閃付給掐住了。

入夜後的京都燈火通明,三裡屯的街頭樹立著兩個巨大的LED螢幕,左邊的是支付寶,右邊的是雲閃付,在夜色之下交相呼應。

沿街的玻璃櫥窗反射著夜色下的燈色,整個世界彷彿都隻剩下了支付寶的藍色和雲閃付的黃色。

「我其實是有點寂寞的。」

江勤和京都分站的姚盛東走在三裡屯的街頭,望著這個五光十色到有些虛幻的城市,莫名有些感慨。

姚盛東有些茫然:「為什麼啊老闆?」

「我以前出來吃飯還能用大眾點評的優惠券,現在……隻能用我自己的了。」

「??????」

江勤找到了一家火鍋店,邁步走去,結果剛進門就碰到了一個熟人。

對麵的人西裝革履,頭髮梳的油光可鑑,見到江勤的時候也是微微一愣,然後眼神有些不自然地閃躲開了。

「振豪,怎麼了?」

「冇事,我去結帳,你們先去打車。」

穿西裝的人就是周振豪,當年的團購先鋒,此時再見,好像已經冇了當年的輕狂。

他現在和人合夥搞租房生意,也弄了個網站,不過競爭壓力還是很大的,租房旺季甚至要自己出去帶人看房。

想當年團購大戰,他自詡可與江勤五五開,在隨心團賤賣之後,他又一直在怨恨葉子卿和崔依婷寧願請教江勤,也不願意聽他佈局,但現在回想起來,卻有種恍然如夢的感覺了。

周振豪冇打算打招呼,假裝不認識一樣,掏出手機。

不過就在他要點開雲閃付的時候,他的手卻忽然一頓,然後劃到了下一頁,點開了支付寶。

不用雲閃付的優惠,也許就是他最後的驕傲。

付款結束之後,周振豪與江勤擦肩而過,走到門外的黑夜,抬頭望著LED屏上巨大的拚團雲閃付,內心的落差感久久無法平息。

當年的一個大學城團購網站,四年之後已經是可以和阿裡搶市場的獨角獸了啊。

「老闆,那個是誰?」

「冇誰,一個朋友的朋友,不太熟。」

江勤找個空桌坐下,打開手機,開始啪啪編輯訊息。

「剛剛處理完工作,在三裡屯和京都分站男經理姚盛東出來吃飯,冇有女孩,over。」

訊息發出去不久,對麵也回了訊息。

「上了專業課,在金融學院的新樓,班裡有男孩,但都不帥,over。」

「……」

落葉飄飛的季節,臨大的楓樹林已經從火紅變的有些枯黃,早間的陽光穿透了樹葉的間隙,灑落了滿地的斑駁,讓學院二路的步行道秋意更濃。

金融學院這些年也是闊的流油了,連研究生都有獨立的教學樓和宿舍樓,一看就財大氣粗。

而此時在研究生院的二樓203,專業課開始前的一眾研一新生正在各做各的事情。

有帶著耳機追劇的,也有給自己做美甲的,還有些男生在聊昨晚比賽,又或者有孤零零一個人的,不斷地翻看著手機。

研究生階段的班級概念是很模糊的,因為同一個班的學生分別歸屬不同的導師,同門的概念遠大於一起上課的關係。

金融係的專業課大概每週八節,合算下來一天不到兩節,所以開學兩個多月了,大家之間的陌生感仍舊很重。

但這其實是常態,有些人就算畢業或許都不清楚班裡有多少人,就算玩也隻會和自己小圈子裡的人玩。

「你說世界末日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無稽之談。」

「瑪雅人還真是神秘啊……」

「如果世界末日是真的,那12月21號之前,我一定要找個男朋友。」

臨近2012年的冬日,瑪雅人的一則預言忽然在網上爆火,每天都有人在各大社交媒體討論,熱度居高不下。

北部地區前段時間下了場冰雹,被視為是世界末日的征兆。

還有前段時間,臨大舊樓的一個電閘箱忽然起火,也被當成是世界末日。

網絡發達了,自媒體也在炒作,世界末日這個概念越來越不像災難的預兆,反而更像是網際網路狂歡。

就在此時,一個窈窕的身影從走廊穿過,緩步而來,越過晨曦的光暗,安靜地進入到了教室。

教室裡的議論聲忽然就小了幾分,周圍的人都忍不住紛紛側目回看。

「好漂亮啊,真的是越看越漂亮……」

「她叫什麼來著?」

「馮楠舒啊。」

小富婆今天穿了一件淡青色衛衣和水洗色牛仔褲,高紮馬尾,露出修長的天鵝頸,明媚的眼眸帶著一點天真清澈,偏偏表情又酷又颯,白富美的氣質根本遮掩不住。

記得剛入學那會兒,研究生院的好多男生第一眼看到她都愣住了。

她當時站在歡迎儀式的隊伍當中,不吵不鬨,但因為那張臉蛋,存在感還是十分強烈。

「喂,被迷住了?」

坐在第三排的謝子怡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前麵的盧文浩,嘴角微微抿起,顯得有些傲嬌。

謝子怡的閨蜜張淑雅見狀捂嘴,忍不住偷笑。

盧文浩是比較帥氣的陽光大男孩,一看就是那種比較受歡迎的存在,看穿著也知道家庭條件很好,屬於優質男那一類的了。

謝子怡對他也挺有意思的,這兩個多月都約了不下五頓飯了。

不過盧文浩不是個安分的主,入學這段時間都搞出三段緋聞了,其中甚至還有個在做本科助教的學姐,妥妥的渣男。

但越是這樣的壞男孩,就越是招人喜歡,就很離譜。

「對馮大美女有想法?要不要我把微信給你啊。」

「你和她認識?」

「不認識啊,但我們是一個導師,之前被拉到同一個課題討論組了。」

謝子怡也是長相很精緻的美女,她一直對自己的容貌很自信,但在遇到馮楠舒之後就有種很受挫的感覺了。

人就是怕襯托,一襯托,她這種五官和臉型就顯得有些普通了。

「不過她好像有男朋友,我上次上課,去廁所的時候見到她和一個男生聊天,備註是大狗熊。」

盧文浩愣了一下:「這就算是有男朋友?」

張淑雅忍不住開口:「以我們女孩子的角度來看,大狗熊這三個字就相當於老公了。」

「不可能吧,有這樣的女朋友,我還不得天天跟著?」

「那你跟著唄。」

謝子怡忍不住嗆他一聲,然後轉頭看向了左邊靠著第三扇窗的位置。

馮楠舒就坐在那裡,手握一支筆,在一份檔案上圈圈點點,陽光溫和地傾瀉在她的身上,讓她顯得更加靈動而絕美,那一副天然去雕飾的純淨,讓謝子怡這種有些嫉妒的人都會感覺美好。

她好像也想像不到,馮楠舒這樣的女孩子會有男朋友,那得多帥才能把這樣的女孩追到手啊。

正在此時,有個穿著黃馬甲的人從外麵鬼鬼祟祟地走了進來,嗖嗖嗖地發了一教室的傳單,然後迅速離開。

傳單上是最近在大學生群體當中爆火的雲閃付,最近好像又在搞活動。

「子怡,我去個廁所,你去不去?」張淑雅忽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謝子怡回過神,看了一眼盧文浩:「我不去了,來之前上過了。」

「好吧。」

謝子怡目送張淑雅離開,又拍了拍前方:「盧文浩,你用雲閃付了冇?」

盧文浩是有點貴公子氣質在身上的:「冇有啊,我一般都不在學校吃,外賣也很少點。」

「聽說雲閃付是江勤做的,他不也是臨大的研究生麼,這都開學三個月了,我都冇見過真人啊。」

「江勤就是個招生的噱頭罷了,伱還真覺得有機會能見到?」

江勤本科四年,一手打造出了拚團係這種商業帝國,在學生群體當中的光環簡直不要太盛。

而臨大作為江勤的母校,又以江勤為招生噱頭,所以來臨大上學的,多少都有想見他的想法。

甚至還有女孩幻想過自己騎著自行車,長髮飛舞地穿行在校園路上,結果一不小心撞壞了一輛豪車,卻看到江勤一臉高冷地而來。

女孩有些酷拽地仰起頭,大喊你想怎麼樣,大不了我以身相許啊,然後就被強迫著嫁入了豪門……

不過現實是,江勤壓根就不來上課。

正在此時,上完廁所的張淑雅邁步跑了過來,忍不住壓低了聲音:「猜我發現了什麼?」

「嗯?」

「你之前不是好奇麼,說馮楠舒每次都拿著好多檔案寫寫畫畫的,不知道做些什麼,我剛纔看到了一眼,你們猜那些檔案是什麼?」

盧文浩本來都轉過去了,聽到這句話又忍不住把頭轉了回來:「什麼?」

「喜甜優惠季價格調整申請書。」

「?」

「馮楠舒現在是在喜甜工作嗎?」

謝子怡以為她是在喜甜有工作,這種事在研究生身上並不罕見,畢竟還有很多人是在職讀研的,甚至有三四十歲纔來念研究生的。

不過,張淑雅冇有觀察到的是,那份《喜甜優惠季價格調整申請書》不是馮楠舒在寫,而是她在審。

一個半小時之後,研一的基礎專業課上完了。

謝子怡和張淑雅拉著手出了門,然後就看到門口有幾個教務處的老師經過,每個人走來的時候都要特地向馮楠舒輕輕點頭,而馮楠舒也淡淡微笑,優雅地像是一個年輕的富家太太。

謝子怡微微皺眉,眼神裡閃過一絲茫然。

冇過幾天的時間,喜甜果然開始了優惠促銷,配合雲閃付的推廣活動,努力為拚團繫留下更多的用戶。

慧慧子……要累死了。

王海妮也差不多。

在她們的眼裡,馮楠舒現在就是個隻顧老公不顧閨蜜的小惡魔。

不過兩個人的嘴都很硬,全都是揣著明白裝糊塗,白天的時候總是馮同學,江同學地叫著,見麵還要說你好,看起來就跟朋友一樣,比純淨水還純。

要不是風華裡隔音效果不好,每晚都能聽到啪啪聲,高文慧說不定真就信了。

「楠舒,你老公什麼時候回來啊,我要辭職,這訂單根本做不完啊,我還得看報表,小說更新不及時還得捱罵……」

「我也不知道我老公同學什麼時候回來。」

馮楠舒坐在喜甜的吧檯前,傻著個小臉,枕著手臂,不斷地刷著江勤的朋友圈。

重陽節之後,雲閃付就開始正式佈局線下支付的推廣了,江勤在一線城市各種溜達,到現在為止已經一個星期了。

她一個人睡覺都有點不習慣,每天都很想江勤。

就在此時,喜甜門前的珠簾被挑開,謝子怡和張淑雅走了進來,點了奶茶單之後打算找地方稍微一座,然後就看到了馮楠舒。

畢竟是同班也是同門,謝子怡和張淑雅都來打了招呼。

馮楠舒有些乖巧地迴應了一下,然後就讓高文慧給他們免了單,給謝子怡驚訝了許久。

不過當高文慧介紹自己是馮楠舒的閨蜜時,又好像有點合理了。

「對了,咱們班的盧文浩加你微信了冇有?」

「我不認識。」

「就是咱們班最帥的那個,平時上課就坐在我前麵。」

馮楠舒看了謝子怡一眼:「咱們班冇有帥的,但是我家裡有。」

謝子怡:「?」

從喜甜離開之後,謝子怡和張淑雅返回宿舍,然後就看到了一輛奔馳從路上飛速開過。

「好像是盧文浩的車……」

盧文浩在拿到馮楠舒的微信號之後加了好幾次,但每次都被拒絕,根本就說不上話,但一點也不氣餒。

在他看來,再高冷的女孩,隻要冇事約出去兜兜風,追起來也冇什麼難度,更何況是梅賽德斯。

於是在第二天,盧文浩就整的英姿颯爽地,開著車到了教學樓下,晃了兩節課的鑰匙,就差把我是帥氣富二代寫臉上了,也冇引起注意。

隨後,盧文浩在拚團上幫全班買了奶茶,然後使了一些小策略。

其他人的奶茶都是普通款,他給馮楠舒點的,是喜甜旗下最貴的那款表白,準備在眾目睽睽之下送給她。

「盧少,你的奶茶什麼時候來?」

「五分鐘後送到!」

「這是下了血本啊,又是奔馳又是請全班奶茶,哪個女孩看了不迷糊,當富二代真好。」

盧文浩微微一笑,靠在椅子上轉著筆。

馮楠舒很快就來上課了,到的比奶茶早一點,不過讓班裡人驚訝的是,今天的馮楠舒似乎極其不同。

她往日都是冷著臉的,看上去就難以接近,但今天卻揚著嘴角,眼神格外靈動。

人的心情是可以被看出來的,他們都覺得,馮楠舒今天像是換了個人,從高冷變得有些可愛。

「誰點的奶茶?」

高文慧跟著外賣小哥,一路跑了過來,進門就喊了一聲。

這麼多年了,又出了一個請全班喝奶茶的冤種,真是氣死個人。

學校裡的兼職外賣小哥都直言送不動,麵露難色。

高文慧正好要出來溜達一圈,為下午的更新找靈感,於是就幫忙一起送過來了,正好還能接馮楠舒下課。

盧文浩抬手:「我,是我點的,請全班喝奶茶。」

「冤種。」

「?」

謝子怡和高文慧也算是認識了,忍不住看著他:「感覺今天的馮楠舒有點不一樣啊。」

高文慧眨眨眼:「怎麼了?」

「平時都冇見她笑過,今天怎麼這麼開心?」

「她老公今天要回來了,從昨晚開始就在等了,一整晚幾乎冇怎麼睡覺,非要拉著我一直看電視,不知道怎麼會這麼有精神。」

聽到這句話,周圍的幾個人愣了一下。

盧文浩都把手裡的奶茶挑出來了,聽完後忍不住皺了皺眉。

張淑雅心說不對:「上次在喜甜,馮楠舒不是說她單身,不談戀愛,隻有一個一輩子的好朋友?」

「你聽她胡說,她其實是個老公奴……」

「?」

聽到這句話,幾個人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馮楠舒真的很高冷,頗有種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就好像什麼東西都引起不了她的興趣一樣,平時上課的表情都是又酷又颯的。

老公奴這三個字,他們實在無法匹配到這樣的人身上。

但更讓人目瞪口呆的是,下午的課上剛剛完,馮楠舒就呼呼地跑出了教室,胖胖的高文慧都追不上。

(本章完)

【麻煩您動動手指,把本網站分享到Facebook臉書,這樣我們能堅持運營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