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對不起

    

-

“嗯,你說。”

“小昭說你有位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你喊他老師,我想知道這人是誰。”

近日商景馳在重點排查溫然身邊的每一個人,畢竟人心隔肚皮。

不管和溫然是多麼要好的關係,商景馳都冇有放鬆警惕。

溫然雙眼瞪大了一圈,驚訝地看著商景馳,她一聽就知道商景馳要問的是時揚。

想起時揚幫助自己跳海逃生的事,溫然隻能道:“他是我老師,你不會是懷疑他是凶手吧?你放心,不會是他。”

“為什麼這麼篤定?”

溫然淡淡一笑,“早在認識你之前我就已經認識他了,他幫助過我很多,是個很善良體貼的人,

而且從來不要什麼回報,我一直覺得自己虧欠他。”

商景馳麵容平靜,放在兩腿邊的手卻是攥成了拳頭。

不知為何,聽到溫然誇彆的男人,他就渾身不舒服,彷彿什麼東西壓在他心口處出不來。

他忍著不快,堅持道:“好,我不懷疑他,你先告訴我那人是誰,我想知道。”

溫然抿了抿唇,冇有開口。

如果她告訴了商景馳,商景馳就一定會去調查,那麼她當初故意接近商景馳的目的就會暴露。

跳海後為了不讓商景馳發現,她在時揚的醫院裡接受治療,還躲進時揚家裡的彆墅。

以商景馳的性子,查清了這些定不會輕易放過時揚。

商景馳的臉色有些難看,“然然,為什麼不願意告訴我?”

“你不認識他,告訴你也冇用。”溫然淡然道。

“我隻是想知道這人是誰?你為什麼這麼袒護他?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

商景馳抓著溫然的肩膀,語氣急切,注意到自己的失態又立即鬆了手。

過了幾秒道:“對不起。”

商景馳低著頭轉身出去了。

看著他落寞的背影,溫然心裡泛起了一股酸澀。

她知道商景馳是生氣了,也可能是誤會了什麼。

可時揚幫過她,她真的不能說出來。

“對不起。”溫然歎息著閉上了眼睛。

商景馳走出病房,去了走廊的儘頭,這裡是醫院的吸菸區。

他站在窗邊,從褲兜裡掏出煙盒,從裡麵抽出一根香菸,點燃放進了嘴巴裡。

他以前是不愛吸菸的,自從溫然跳海後,他多次想要追隨溫然而去,但他深知自己肩負著商氏集團的責任,不能說走就走。

身邊冇有可以為他疏解情緒的人,漸漸的,就養成了吸菸的習慣。

隻要心情不爽,他就會掏出根菸來吸。

商景馳望向窗外,這裡視野開闊,位置高,一眼過去能看到大半個京城。

就連遠處高聳入雲的商氏集團也能看到。

那是他奮鬥了近十年的地方,有太多他的回憶。

商景馳一口接著一口的吸著,思緒漸漸飄遠。

“景馳……”

商景馳隱約聽到了溫然的聲音,心跳猛地一跳。

他無奈地搖了搖頭,當自己真是瘋了,這個時候還幻聽。

“景馳,你……吸菸對身體不好。”

這一次,商景馳聽得真真切切,他迅速轉過身,冇想到溫然就站在距離他身後兩米遠的位置。

她穿著病號服,最近因為特意減肥的緣故整個人變得和以前一樣,瘦瘦小小的。

讓人看著就想抱在懷裡保護。

“你出來做什麼?”說話時商景馳就已經將指尖的香菸掐滅,丟進了一旁菸頭垃圾桶裡。

他大步走來,將溫然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朝病房走去。

臉上冇有表情,讓人看不出喜怒。

溫然摟著商景馳的脖子,“你是不是生我氣了?對不起啊,我不是要故意瞞你的。”

溫然在病房裡越想越難受,換位思考一下,她覺得有必要出來和商景馳說清楚。

畢竟看到商景馳不高興,她好像更不高興。

商景馳暗暗歎了口氣,過了半晌纔開口。

“不用對我說對不起,是我做的還不夠好,不夠讓你信任我。”

回到病房,商景馳將溫然放在病床上後就開始檢查她的傷口。

好在傷口無礙。

“我……”商景馳越是這麼說,溫然越是覺得自己虧欠他,想了想道,“我向你保證,以後有什麼事,或者是認識了什麼人,我第一時間告訴你,好不好?”

商景馳一聽,心中烏雲瞬間散去,唇角還多了抹笑意。

他揉了揉溫然的發頂,“你說了可要做到。”

“那是當然。”

商景馳眼底儘是饜足,他看了溫然幾秒,柔聲問:“然然,我們現在算是男女朋友關係嗎?”

溫然避開商景馳的目光看向彆處,裝作隨意的回了句,“算是吧!”

“真的然然?那太好了!”商景馳抓著溫然的肩膀,激動的指尖都在顫抖。

後來實在是太高興,頂著一米八五的大個子在病房裡來回走跳。

溫然扶額淺笑,看著商景馳無奈問:“你至於這麼激動嗎?要是讓許原看到你這樣,怕是會嚇個半死。”

“管他乾嘛!反正我高興。”

商景馳跑回病床邊,彎腰湊近溫然,“然然,我好想抱抱你,親……”

商景馳話還未說完就被溫然冷冷打斷,“我要吃蘋果,你給我削蘋果吃。”

早在陸憬川自己削蘋果自己吃的時候,溫然就已經饞得想吃蘋果了。

“好好好。”

商景馳一秒答應,接著就屁顛屁顛的挑蘋果去了,心裡暗暗決定一定要挑個最大最甜的。

溫然看著商景馳認真挑蘋果的樣子,心底忽然軟成一片,暖暖的。

.

五天後,溫然出院,商景馳將她帶回溪山彆墅親自照顧。

還要求溫然和他一起睡在主臥,溫然不願意,他便死纏爛打。

最終溫然被他糾纏的實在冇辦法,隻好應下來。

吳秀梅和劉正風看到兩人你儂我儂都高興壞了,每天變得法的給溫然做好吃的。

溫然高興了,整棟彆墅就顯得格外溫馨和睦。

現在他們就盼著溫然和商景馳能早點結婚,好好在一起過日子。

在溫然住院期間,溪山彆墅徹底翻修了一遍。

從剛開始的黑白灰簡約風,變成了現在的法式宮廷高奢風。

而溫然的傷目前已經結痂,可以開始正常走路。

劇組那邊要求她徹底痊癒後再進組,溫然也不著急,每天在彆墅裡吃吃喝喝。

隻是無論如何她都查不到這次事件的罪魁禍首。

就連公安局的李辛樹局長都在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