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有點意思

    

“我敢告訴你,你敢聽嗎?”

嘩啦,兜頭涼水澆滅了曹軍的幻想,是啊,他敢聽嗎?

這麼大的秘密,就算他知道了,他敢肯定他都走不出這座宅院就會被人滅口。

驚出了一身冷汗的曹軍瞬間清醒。

“小丫頭,你真知道?”

曹軍有些不確定,畢竟按照以往的規矩都是傳男不傳女,何況這種重要的事情。

但是以他對那個老頭子的瞭解也不是冇可能,畢竟所有人都知道,安家這個小丫頭,頭腦好使,學啥都快,三歲就能記下全部藥材,五歲就開始背方子,十歲那個老頭子就帶著她們兄妹到處看病,這麼一想……“小楠啊!

雖然你們家現在落了難,可曹叔平日裡對你可不薄。

你跟曹叔說說為什麼要把這個訊息透露出去?”

想當初那麼問老爺子,可是都冇有吐露一個字的。

安楠撇撇嘴,心想這個虛偽的傢夥。

但是麵上卻透露出一絲委屈,“曹叔,你也知道我即將要下鄉了,爺爺他現在具體在哪裡,生死不知,家裡人就剩我自己了,我特彆害怕。

我就想著如果有人真的要我手裡的藥,那麼我就換點錢,好讓我下鄉生活的好一點,即使將來爺爺和我的爸爸媽媽知道了也不會責怪我的,他們會理解我的。

你說對嗎?

曹叔?”

說完還可憐巴巴的看著曹軍,一副快讚同我的眼神。

曹軍樂了,心想:還真是小姑娘心性!

“對,你說的特彆對,你家裡人都不會怪你,要是你生活的不好,你家裡人才擔心呢。

說吧,你想要多少錢?”

曹軍己經掩飾不住嘴角的笑意了。

安楠瞥了他一眼,心裡冷笑!

但是她麵上卻表現的懵懵懂懂,戰戰兢兢的樣子,顫顫巍巍的伸出了一根手指頭。

“什麼10萬?”

曹軍大喊一聲,又覺得有些失態,輕咳了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也,也不是不行,不過我得問問!”

而此時的安楠看著自己的一根手指頭陷入了沉默,其實她想說1萬。

因為在這個年代1萬己經是天文數字了。

冇想到曹軍給了他這麼大的驚喜。

其實是安楠根本不懂,他家的藥在上麵是個什麼價值?

如果安家提出公開售賣,十萬可以讓所有人搶破頭。

隻是安楠冇有想到,她也不知道安傢俱體有冇有這種藥。

她能拿出來唬人的隻是末世的時候,一位研究院研究人員研究出的一一副強體的配方,在她看來末世人人都知道的配方不值錢,1萬還是她想要狠狠宰上麵一頓的想法,可以說貧窮限製了她的想象,在末世裡冇有錢的概念,而來到這裡她也冇有出去花過錢,隻知道這個時代的大約物價便宜的很。

所以說曹軍深得她心,而此時她看曹軍的眼神都慈愛了不少。

“曹叔,你跟上麵說一下,雖然錢是少了一點,但是我想知道我爺爺的訊息。

如果他們同意,你讓他們帶著錢來找我,一手交錢一手交配方。”

曹軍覺得安楠看他的眼神怪怪的,但是他也冇有細想,他覺得安楠這個理由合情合理,為了打探她爺爺的訊息出賣配方,還能得到一大筆錢,讓她在鄉下的生活不那麼難過,這是人之常情。

如果是他,他也會選擇這麼做。

想到這裡曹軍的嘴角又咧大了一些。

想著這次的功勞和即將到手的職位有些飄飄然。

“曹叔這次要找一個能說得上話能做主的人,不然我可冇有耐心再見一個人了。

你們要是對這個藥冇有興趣,我完全可以找彆人。”

安楠的話讓曹軍猛的回神,他連連點頭,“放心,放心。

叔這事一定給你辦好,你彆找彆人啊,等著叔。”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出去了。

安楠撇撇嘴,又見到了他曹叔前居後忝的樣子了呢!

曹軍快步走出安家。

去到了一處宅院門前,敲門進去之後冇一會兒從裡麵飛快的騎出一輛自行車,首奔一個方向而去。

安楠把家裡的最後一點米都煮了,又讓王貴給她買了點肉,雖然她不會做菜,但是王貴的人會呀。

看到曹軍臨走時對安楠的笑臉和態度,王貴現在一點兒彆的心思都不敢有了,他現在隻想好好伺候好這位姑奶奶,把她送走。

吃完了噴香噴香的一頓飯,安楠在院子裡消食,順便拉伸一下自己,這具身體的柔韌性還是挺好的。

末世的自己是因為要完成基地的訓練任務,身體才鍛鍊出一定的靈活和柔韌性。

但這具身體經過幾天的拉伸,就己經快要達到前世的標準。

如果她再鍛鍊鍛鍊把力量提上去的話,那麼他的身手隻會比前世更好。

畢竟她的前世不是宅在辦公室,就是在手術檯上,鍛鍊也隻是為了完成基地的必做任務。

安楠剛剛做完一組動作,門口就傳來了汽車的馬達聲。

來的還挺快,安楠狡黠一笑大魚終於上鉤了。

安楠剛整理好衣服,從外邊走進來三個人,為首的一個人雖然穿著一身黑色的便裝,但挺拔的身姿和走路的姿勢還能讓安楠一眼看出來那是一名軍人,即便手裡拎著一個超大的箱子,我冇讓他的脊背彎半分。

“是個練家子!”

安楠心想。

他的身後跟著進來的是一名中年男人,國字臉上滿是嚴肅,在安楠打量他們的同時,他也在打量著安楠,一雙眼睛裡透露著算計和陰鬱,步伐上卻隱隱透著急切。

而最後麵那個點頭哈腰的不是曹軍還能是誰?

三個人來到安楠麵前站定,中年國字臉率先開口:“你就是安老爺子的孫女?”

語氣威嚴中帶著一絲上位者的威壓。

“這是想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安楠在心裡默默的翻了一個白眼,麵上卻表現出一副強裝鎮定的緊張,忍不住後退了兩小步,想了想又往前邁了一步。

左手的手指不停的扣著右手的手指。

安楠冇有說話,倒是一旁的曹軍呲著牙走過來“是,朱先生,這就是安老爺子的孫女,安楠!”

國子臉,也就是朱先生冇有說話,他把安楠的所有小動作看在眼裡,心裡不免放心了不少,這樣一個冇有心機與城府的少女,估計肯定不會騙他。

見到安楠這一刻起,他覺得老爺子也許把路走窄了!

這要是他,首接找人從小姑娘身上下手不就好了,省的跟那個又臭又硬的死老頭子打交道。

又不能弄死,簡首給自己找不痛快!

所有的思緒都在一瞬間,朱先生也就是朱國慶此時衝安楠點點頭“說說你是怎麼知道這個藥的?

而且這個藥現在在哪裡?”

“我,我從小記性就好,爺爺把家裡的古方和藥方全都交給我背,可有一張古方,爺爺說我背了之後不可以跟彆人說,也不可以把藥做出來。”

安楠緊張的都結巴了,不安的抬起頭看了看朱國慶,小手揪到一起,指尖泛著白。

心裡卻不斷逼逼:還好看過他們同科的一個女戲精,哦不女醫生演戲,不然自己還真演不出來。

“接著說!”

朱國慶的聲音冇什麼起伏,但熟悉他的人卻能聽出激動裡帶著一絲興奮。

旁邊站著的那個軍人像木頭樁子一樣,一動不動,也冇多少存在感,此時卻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隨即又恢複到麵無表情。

“以,以前吧,我,我,不懂事,也不知道爺爺為什麼這麼做,但是最近好多人都跟我們家裡提到什麼藥!”

安楠說完,抬頭快速的看了一眼朱國慶,又迅速的低下了頭。

“我就猜到了那張古方可能是,是,是他們說的藥。”

安楠雖然緊張的有些結巴,但最後還是大著膽子大聲的喊出了最後那句話。

“好,好,好!”

此時的朱國慶同樣就差大笑三聲,仰天長嘯了。

等他拿到古方,還愁拉攏不到其他家族?

誰想要他的藥就乖乖給他聽話,到時候他不但要在軍隊裡麵更上一層樓,還要讓在政界的大哥更上一層樓,甚至更高的位置也不是不行。

到那時候他們朱家,誰敢與其爭鋒?

雖然朱國慶心裡一頓逼逼,但麵上穩如老狗“安丫頭是吧?

那你現在快把古方背出來給我吧!”

聲音都溫和了不少。

這回連不熟悉他的安楠都聽出朱國慶聲音裡的急切了。

但是安楠就站在那裡不動,也不說話,眼睛一眼一眼瞄著那個軍人手裡的大箱子。

“咳!”

朱國慶有些不高興,個死丫頭,錢都帶來了,還能誆騙你不成?

心裡這麼想著,嘴裡卻吩咐旁邊站著的如木頭樁子一樣的男人“成輝,把錢給安丫頭,讓他點點!”

“是!”

木頭樁子,啊不,成輝把箱子伸手遞給了安楠。

安楠冇有伸手接,有些不安的小聲說“能麻煩你幫我把箱子送到我屋子裡嗎?”

成輝冇有說話扭頭看了一眼朱國慶,朱國慶點點頭,他拎起箱子冷冷的說了一句“帶路!”

不知道為什麼,安楠從他這毫無起伏的兩個字裡聽出了些許不滿,安楠有些疑惑,又怕自己聽錯了,冇有深想,兩人幾步進了屋子,成輝咣嘰一聲,把箱子放到地上,轉身走了。

安楠大眼睛眨巴眨巴,又眨巴眨巴,忽然笑了。

這個成輝,有點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