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紀晚晚霍鶴川
  3. 《小說》 第5章
霍鶴川 作品

《小說》 第5章

    

是小寶故意放大給她的。她親耳到,霍鶴川說:“還好冇有,太好了。”輕聲短歎裡,滿是受驚過後的,慶。紀晚晚哽了哽,嘴角扯出苦澀的笑。...《紀晚晚霍鶴川小說》第5章免費試讀紀晚晚話,被霍鶴川吻進了唇裡。這一夜,她一扁舟,沉浮湧。明明被緊擁,卻尋不到處。清晨。陽光照射在紀晚晚的身上,雪白的膚上滿是霍鶴川留的痕跡。鼻尖傳來一陣瘙癢紀晚晚眼皮微動,慢睜開了雙眼。清晨陽光濃罩住霍鶴川,他撚著她的髮絲撓她的鼻尖。“老婆,該起床了。”霍鶴川眼裡的寵溺滿溢俊朗的臉讓紀晚晚微微失。紀晚晚伸手去撫他的臉,卻不捨得觸碰。彷彿一碰,眼前的美好就會化作泡沫。陽光下的泡沫,彩色的。被騙的她,卻是幸的。如果一切都是假象,也讓她再沉溺一會兒吧。…一個月後。紀晚晚裝傻換來的福一如往常。小寶卻按捺不住,問她“你還要騙自己多久?”不等紀晚晚反駁。小寶直接霍鶴川與劉佳糾纏始末展現在她眼前。電視劇裡情節展示在她眼前。兩人第一次見麵,是在辦公室的普通麵試。紀晚晚看著劉佳凝著霍鶴川視線裡,算計傾泄。起初,霍鶴川還會迴避直到某天公司應酬,霍鶴川不慎了放了藥的酒。硬是撐著回到酒店,打開門卻看到故意扮成紀晚晚的劉佳。那一刻,他袋裡的弦直接斷了。醒來後,霍鶴川差點殺了她,架不住劉佳梨花帶雨哀求。他不忍心追,給了她一筆錢讓她消失兩個月,劉佳卻帶著孕檢單再出現。她什麼都不要,唯一的要求是讓鶴川在流產同意上簽字。那一天,紀晚晚清晰地記得是自己第次試管失敗。他看著直說不要孩子也沒關係的霍鶴川,捏緊著劉佳的超單眼眶泛濕。他對劉佳說“我需要這個孩子,你把孩子生下來,我會對你負責”原來,他一直說不想要孩子,是假的小寶不忍心紀晚晚再看下去,提前關閉了還冇展示完的殘酷影像,隻留下了劉佳人物介紹。介紹上,清晰寫。劉佳因家境貧寒,高中起一直到大學畢業,一切費用由署名H&J資助H&J,霍鶴川紀晚晚。紀晚晚親自設立的的慈善機構。她成立的心,本是為霍鶴川積福報功德。真是,造化弄人。突然,她又扯了嘴角,這是不是也算得償所願。霍鶴川有了生骨肉。他隻是想要一個屬於自己的孩子,他又有什麼錯?小寶無力與她辯駁,再次休眠。突然,紀晚晚胃裡一陣翻湧,她捂著嘴往廁所衝。她抱著馬桶,感覺個胃要被吐出來了。緩了緩神,她打開備孕軟件,上麵清晰提示:生期已推遲兩週,懷孕概率80%。距離上次試管已經過去一月有餘。如果要有,也應該要有了。紀晚晚忐忑著從儲滿驗孕棒的櫃子裡,掏出兩來。熟練的過檢測流程。最後她坐在馬桶上拿著驗孕棒的手,不由自主在抖。她甚至不敢看,乾脆彆過臉去。時,霍鶴川慌張的聲音自門外響起。紀晚晚聽見保姆在跟他報告,她剛嘔了的情況。哪怕已成為彆人眼中的老夫老妻,霍鶴川對她的偏愛,絲毫未減。這一刻,紀晚晚望著隻浮出一條紅杠的驗孕棒,暗自祈禱,另外條也出現多好。然而,失望還是落空了。霍鶴川推開了衛生間的門,緊張的臉著紀晚晚,粗重的呼吸尚喘勻。紀晚晚喉頭一梗,揚起手的仍隻有一條杠的驗孕棒,難過道:“老公,對不起,又讓你望了。”她看著霍鶴川怔愣著,怔愣著,緩緩垂下頭去。這時,耳邊驟然傳來鶴川的低喃,如雷貫耳。是小寶故意放大給她的。她親耳到,霍鶴川說:“還好冇有,太好了。”輕聲短歎裡,滿是受驚過後的,慶。紀晚晚哽了哽,嘴角扯出苦澀的笑。她:“霍鶴川,你是在慶幸我生不孩子,還是在慶幸你的財產安然無恙不會轉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