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紀晚晚霍鶴川
  3. 《小說》 第3章
霍鶴川 作品

《小說》 第3章

    

霍鶴川冇有繼續逼問她原因,是伸出手拍她的背。“鶴川,我愛你。”我也是”“你隻愛我嗎?”紀晚晚抬頭直視的眼睛,想要尋求一個肯定的答案。霍鶴川坦然地看著她,住她的臉。...《紀晚晚霍鶴川小說》第3章免費試讀她要走嗎?這八年來,霍鶴川與她的種種如電影片段在眼掠過。她嗜辣,而霍鶴川嗜甜。每次霍鶴川做飯都會放很多辣椒,在餐桌上給自己準備一碗水,洗去辣味再吃。她很懶,不愛做家務。霍鶴川就包攬了一切家務偶爾他出差了,她會故意把家弄亂,等他回來收拾。霍鶴川從不捨得罵她,氣急的時候隻是把她的頭揉,看著她恨恨地梳頭髮他就會哈哈大笑。她感冒發燒,霍鶴川都會放下工作全心照顧她,忙上忙下,守一整夜睡。她淩晨兩點的時候發奇想想去看海,鶴川馬上起床穿衣服開車帶著執行力為零的她去最近的海邊。……過往種種,如市蜃樓。紀晚晚回憶著不知如何自處,她望廚房裡男人忙碌的背影:“不知道,讓我再想想。”小寶默了一瞬,沉沉口。�我等你的答案。說罷,小寶又休眠了。紀晚晚一個坐在諾大的客廳,觸目之處皆是她和霍鶴川回憶。他們一起設計的小屋,現在成為禁她的牢籠。無力感和窒息感讓她想逃跑。她起了身,朝外走去:“鶴川,我出去一下。”霍鶴川聞聲放清洗蔬菜的手,走出了廚房切的問:“怎麼了?”紀晚晚在穿鞋子“我想去看花房看一下。”他們的花房就在離他們不遠處的空地上。霍鶴川拿著圍巾給她繫上“去吧。早點回來,我等你吃飯。”紀晚晚點了點頭,推而出大吸一口外麵的空氣。天邊的落日像被打翻的橙汁她踩夕陽,沿著主道朝花房方向走去。冇走兩步,抬眸卻到了照片上的那個女人。紀晚晚步子漸緩,女人率先開口喊住了她:“霍太。”女人撐著微微隆起的肚子靠近,她身上的藥香讓紀晚晚恍惚。是她。女人得意看著她,“我叫劉佳,是你對門的鄰居。”對門紀晚晚呼吸一滯,霍鶴川竟大膽到把情人安在家對麵?!他當真把她當成了傻子。紀晚晚捏住手機的骨節泛了白,劉佳表情卻悠然。她從肩上挎包出一件小孩的衣服,遞到紀晚晚麵前,含笑的眼睛凝著晚晚,一眨不眨。“知道你生不出孩子,我來是,給你傳好孕的。”紀晚晚聞言,麵色一沉一把扯過衣服扔到地上。“我不需要。”紀小姐,我可是一片好心。”劉佳頓頓,接著說:“生不了孩子的人,可是抓不住男人的。”無形的字聚成一把鋒利的劍,捅向紀晚晚心底最深處。紀晚晚腦袋一片空白,情翻湧卻無法回懟劉佳。隻能眼睜睜看著她,撐著肚得意洋洋離開。到家的時,霍鶴川做好的菜已經端上了桌。他坐在桌前,給她剝著最愛的蒸。見她回來,眼中浮現點點笑。“回來的剛剛好,是不是到香味了?”紀晚晚快步上前一把抱住他,她緊抱著,像要把自己融入他的體裡麵。霍鶴川冇有繼續逼問她原因,是伸出手拍她的背。“鶴川,我愛你。”我也是”“你隻愛我嗎?”紀晚晚抬頭直視的眼睛,想要尋求一個肯定的答案。霍鶴川坦然地看著她,住她的臉。“當然,除了你我還能愛誰。霍鶴川拉開椅子讓她坐,將剝的蝦夾到她嘴角。蝦鮮嫩,紀晚晚卻味如嚼蠟。她怔望著還在蝦的霍鶴川,喚了聲小寶。我在。“我想看霍鶴川現對我的愛意值。”�好。話落抬眸,霍鶴川的頂上出現兩個數值。愛意值的純度一,濃度一百,跟以前一樣。紀晚晚鬆了口氣。在此時,他的頭頂又出現兩個橙色的值。紀晚晚呆呆地看著,連問小寶。“那個橙色的是麼?”�霍鶴川對那個女人的愛意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