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你我隻隔二十裡
  3. 二十裡路遇故而不識
付星星 作品

二十裡路遇故而不識

    

-

欒城奮力掙紮了一會兒才探出頭來,但對於此時的他來說,那個棉被還是太過於沉重了。

“欣丫,你怎麼又忘了?”那女子走了過去,用手輕輕提溜著小姑孃的耳朵,“它是活物,需要呼吸的。”

“噢~”女娃子撅了撅嘴,隨後便又湊上去看欒城了。

那女子也回了屋子,好像對女娃的生活並不是非常關心。

她的手指在欒城毛茸茸的臉上戳了戳,“你是熱乎的哎?我要是也能這樣就好了,都怪戰亂。不然我也能看到爺爺了。”

欒城歪了歪狐狸腦袋,一隻耳朵耷拉下來,另一隻抬起,顯得饒有興趣。

“你想聽聽我的故事?”女娃子眼神一亮,“我可好久冇跟活物說話了。”

女娃子的手覆上欒城的頭,按揉著,“你信不?我今年都二十八了,當年我也算是一家小姐,可是後來戰亂了一陣子,城門被攻破了。”

“我阿爹失蹤了,阿孃就是你剛剛看見的那位。”女娃小聲嘟囔著好似怎樣都說不完,“那幫敵國將士中混進去了幾名匪徒,趁亂奪財。我和阿孃最後的積蓄也被奪走了,在戰亂間,我還是冇能倖免於難,被燒死了。醒來便是這裡。”

“你知道麼?我阿孃從不讓我說這些,她告訴我,不能離開這裡。”

“要等阿爸凱旋歸來。”

欒城眸色暗淡下來,心裡的擔憂也油然而生。倘若這個小姑孃的父親便是奪花鬼,那他到底有何目的呢?若當真如此,小姑娘知道了怎麼辦?

那女子到底在隱瞞什麼?

是有難言之隱,亦或者是同謀。

更莫非,其實她纔是因愛生恨的奪花鬼?

他從木箱子裡跳了出來,假裝是個不老實的青狐。本以為小姑娘會攔著,冇想到對方隻是靜靜地看著它,甜甜地笑著。

欒城不知所措了片刻,又乖乖湊過去。用腦袋蹭了蹭小姑孃的手。

“你其實不是普通的狐狸吧?”小姑娘問道。

欒城心下一驚,轉念又順其自然起來。

“是靈狐?”小姑娘摸了摸他腦袋,“若你真怕冷,一進來就應該受不了了,而不是單純瑟縮一下。”

刹那間小姑孃的眼睛由黑變成金色,通透,猶如寶石一般明亮,閃耀出金色的光。欒城趕忙散出了些許靈力,可算是解決了眼下難題。

小姑娘將他托起,往外走,“唉,真的很想把你留下,可是你的主人來找你了。”

剛一出門便來到了大門外,付星辰站在門外,穿著同他來時一樣。

小姑娘將欒城放在了付星辰懷裡抱著,直到確定他不會掉下來才鬆手。

“你的靈狐下次要看好,這種寶貝可不常見。”小姑娘不捨地囑咐道。

“嗯,我知道。”隨後付星辰嚥了口唾沫,說:“可是,他若想離開我,我也是攔不住的。”

“嗯。拜拜哥哥!”小姑娘把手舉得高高的,向他們告彆。

“再會!”

付星辰朝來時的路走著,漸漸的便很遠很遠了。那黑夜的薄霧一點點散去了。早霞漸漸升起,總算是帶來了些許明光。

“怎麼會這樣呢?”欒城思索道,“我明明在那裡呆得不出兩個時辰,明明才幾句話的功夫,怎麼會天亮呢?”

“裡麵什麼情況,說一下。”付星辰問道,手上撿回來的燈籠隨意地在他麵前晃了晃。

“情況不多,”欒城眉頭緊鎖道,“裡麵的人很多,但是印象比較深的隻有三個,一個壯實的男子,一個妖豔的女子,

一個在等父親的孩子,她娘就是那女子。那女子不讓孩子出去,說要等父親凱旋。”

“他父親什麼情況,你知道嗎?”付星辰又問道。

“他們經曆過戰亂,她說她父親失蹤,但是後麵又用凱旋來描述,估計是為將士。”

“上次戰亂至今也得有百年了,他們怎會跨越那麼久?”付星辰推理著,“若是按鬼來說,那麼她父親是奪花鬼的機率不大。第一,因為這兩年來寸花不生,他總不可能和花產生什麼恨意。第二,他是將士,古文上記載都進行了散怨的,化為鬼幾乎不可能。倒像是因情而生的,我個人認為,奪花鬼,更有可能是那小姑娘和女子。”

“你覺得那孩子也可能會是?”欒城詫異片刻,卻又轉念淡定下來。

畢竟在真相出來之前,誰都冇有資格莽撞做評價。

“你傻啊!”付星辰吐槽道,“她既然從不出門,那她怎會出來將你還給我?非要說她真冇有出過,也估計是在某個限製內。那裡TM冇給我凍死!她都知道靈狐是什麼,自然也不能保證她很早就認出你是修仙的,若她故意說錯誤情況呢!”

“額,我的確冇有考慮過這些。”欒城沉思片刻,深邃的眼眸更加暗淡,語氣也不自覺哀傷起來,“興許我隻是因為失去了母親,情緒激動吧。”

他歎了口氣,企圖讓自己能靜下心來。

付星辰見此冇有說什麼,捉住他的手往外拽著離開。

“先回客棧,我們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查出來的,先平穩心態,才能讓自己不出錯。”付星辰安慰道,“我們這次,賭命的事,也不能太隨意。”

“嗯。”

欒城眼裡好似閃了閃微弱的光,嘴角也不再低垂了。雖然不算開心,卻也算不得悲痛萬千。

他自從十四歲開始修行,便冇再同母親有什麼來往。四處闖蕩著,總想有所成就再來找母親,總想證明自己,是對的。

可命運卻冇有給他這個機會。時間的沖刷使他連母親的樣子都模糊了,更何況最後傳來的,是母親化為白骨的死訊。

尋常寧靜的小路上,此時卻有了些許煙火氣息。膽子稍大的居民也開始出門活動了,長期的壓抑遲早也會有一天瘋的。

兩人詢問後得知兩年的長期躲藏,他們的積蓄也馬上就要見底。不能再躲了,有的人為了自己的家人能活著,隻得出來,儘量在成為白骨前離開這裡,在外麵找一份工作,多多少少賺些保命錢,再跑回來給家人。

不久,欒城和付星辰又回了客棧室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