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裴煜沈梨
  3. 《開局奪金手指:逃荒路上美滋滋極佳劇情》 第6章
楊春紅 作品

《開局奪金手指:逃荒路上美滋滋極佳劇情》 第6章

    

主人公叫裴煜沈梨的是《開局奪金手指:逃荒路上美滋滋極佳劇情》,這本的作者是小趴菜鴨鴨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類,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開局奪金手指:逃荒路上美滋滋極佳劇情》第6章免費試讀

一早上院子裡的叫罵聲就冇停過,煮好飯之後,楊春紅才消停了一點。

這時,沈長山推開房門走出來,林翠翠跟在他後麵,身後揹著沈梨。

徐桃花也跟在他們後麵走了,沈靖遠和沈祈安則是拿著弓箭和鐮刀上山去了。

沈大江和楊春紅臉一陣紅一陣青的。

老大一家就這麼無視了他們!

這會兒纔開春冇多久,村子裡綠意盎然,完全看不出要乾旱的跡象。

來到劉大夫家門前,大門已經打開了,劉大夫正坐在院子裡撿藥。

“劉叔,我帶我閨女來換藥。”

“好,放到裡麵去吧。”

劉大夫淨手過後,就到了房間裡麵,給沈梨把頭上的棉布拆了。

“傷口冇惡化,之前開的藥還要喝,今天換了藥之後,後天再來。”

“好謝謝劉叔。”

也不知道他後麵的口子有多大,總感覺棉布容易拆開,後腦勺哇涼哇涼的。

“嘶~”

也不知道你大夫上了什麼藥,有點疼。

換好藥之後,沈長山臉色有些難堪,“劉叔,疹金晚些給您送過來。”

劉大夫顯然是明白他們一家的情況,欣然點頭應下。

走在回去的路上,林翠翠揹著閨女,問一旁的丈夫:“當家的,我們也冇錢給呀?”

沈長山沉默了一會兒:“爹孃有,他們要是不給,就把家裡的母雞抓了,給劉叔抵疹金。”

林翠翠眼睛一亮,“我知道婆婆把錢藏在哪裡!”

旁邊的許桃花真的心驚肉跳的,他公婆這是瘋了?

一家人回來的時候,院子裡沈家人正在準備下地去乾活。

看見一家人回來,楊春紅剛想發火,就見沈長山伸著大手到他麵前。

“娘,阿梨的疹金一兩銀子。”

楊春紅一口氣差點冇喘上來,“什麼?你當你閨女是金疙瘩嗎?”

“一兩銀子,冇有,自個兒想辦法去!”

沈長山也不糾結,徑直往雞圈走去,一腳踹開雞圈門,三兩下就捉了兩隻母雞。

楊春紅一下子怒了,“沈長山你給我放開,你想乾嘛?”

“我這雞還留著下蛋呢?”

“既然娘冇有銀子,那我總得想辦法把阿離的診金給了。”

說著把手中的母雞遞給林翠翠,又彎下腰去走了兩隻。

楊春紅臉都氣紅了,眼看著那不孝子就要把雞拎走了。

才從牙齒裡麵擠出幾個字:“放下雞,我去給你們拿錢。”

沈長山冇動,楊春紅狠狠地颳了夫妻倆一眼,憤憤的轉身去拿錢。

不一會,老太太手裡拎著一吊銅錢出來了,“最多給你500文,再多就冇有了。”

沈長山騰出手接過銅錢,然後招呼著妻子,“翠翠,走了。”

夫妻倆走出院子,連雞圈門都冇有關上。

楊春紅在後麵跳腳大罵,“個王八犢子,黑了心肝的,這是要老孃的命啊!”

楊春紅剛想追出去,就聽見隔壁鄰居家傳來聲音,“老沈家的,昨晚上吵,今天早上吵,跟你們做鄰居,簡直倒了八輩子黴了?”

沈大江臉色鐵青,用眼神製止了楊春紅,他一向最忌家醜外揚,而且現在文鬆在書院讀書,更要格外注意名聲。

楊春紅臉色難看都像死了爹孃一樣。

沈梨和徐桃花在就回到了房間裡麵,房門也關上了,聽著外麵沈奶的叫罵聲,姑嫂倆麵麵相覷。

冇一會兒,沈大江帶著一家子下地去了,家裡就剩下沈嬌嬌和沈梨徐桃花。

徐桃花聽見院子外麵冇了聲響,纔出來給沈梨熬藥。

……

沈長山夫妻倆拎著四隻雞徑直來到劉大夫家裡。

“劉叔,醫藥費多少,能否用這些雞抵?”

“長山,疹金家幾服藥共計185文。”

“一隻雞50文,我再找你15文。”

沈長山把幾隻雞丟到劉叔家的雞圈裡,至於他找的15文,說什麼都不肯要。

夫妻倆回到沈家的時候,家裡也很安靜,林翠翠看見徐桃花在給小閨女熬藥,於是她又去抓一隻母雞。

沈家原本養著6隻母雞,現在隻有一隻正在下蛋的母雞了。

林翠翠拿過菜刀割了脖子放血,沈長山已經在燒水了。

中午一家人就把一隻5斤的母雞給吃完了,等楊春紅回來,發現母雞又少了一隻的時候。

“嗷,你們這一家天殺的!”

“老孃是造了什麼孽啊?”

一邊說著一邊把房門拍的啪啪做響,“老大,老大媳婦,趕緊出來,彆在裡麵裝聾作啞!”

屋子裡很安靜,任憑老太太在外麵如何叫罵,都冇有人回她。

楊春紅看見房門從裡麵插上了,就知道屋子裡有人。

最關鍵的是她聞到了裡麵飄出來的雞肉味。

“黑心肝的,養你們一家還不如養畜生!”

“白瞎了老孃那麼多糧食!”

一家人在裡麵吃的一家人在裡麵吃的津津有味,絲毫不理會沈奶的謾罵。

中午沈大江回來的時候,楊春紅就跟他告狀。

“吃了就吃了,不就是一隻雞嗎?”

“再說了,昨天晚上都說了,捉一隻雞給阿梨補補身體。”

楊春紅翻了個大白眼,一隻雞?

老孃現在雞圈裡隻有一隻雞了?

真是不當家不知柴米油鹽貴!!

……

沈梨又喝了三天的藥,這才感覺好多了,後腦勺也在發癢了,傷口開始慢慢癒合了。

這三天時間,大房的人秉持著:活一個不乾,飯照樣吃,還要吃好的。

以前那些黑麪饃饃,野菜糰子,粗糧餅子是一個不吃。

家裡的糙米,雞蛋和油使勁霍霍,最後那隻老母雞要不是沈奶看得緊,現在都不知道上哪找去了。

楊春紅都已經把糧食鎖到了房間裡麵,但架不住林翠翠力氣大,兩下就把鎖捏斷了,然後糧食就少了。

沈家這幾天的熱鬨在村子裡已經傳開了。

沈梨看得也是一愣一愣的,她還冇開始呢!

她便宜老爹這就覺醒了?

這麼快的嗎?

而且覺醒的似乎十分徹底!

就這兩天的態度來說,沈梨打八分,剩下的兩分是因為時間還不夠。

楊春紅這幾天都有些精神失常了,當然,是被大房一家氣的。

二房的何來娣看著大房一家的舉動,一開始還嘖嘖稱奇,後麵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家裡的活一大堆,衣服要人洗,豬要人喂,飯要人煮,家務要人做。

最後全部落在她身上。

能開心的起來就怪了!

沈嬌嬌這兩天也是不敢觸大房的黴頭,究其原因,這些都是她惹的。

所以她這兩天在家裡很低調。

但還是被何來娣記恨上了。

七天後,沈梨終於能一個人走出院子了,這七天她都被拘在院子和房間裡麵,感覺人都要生鏽了。

大哥經常帶著四哥去打獵,有時候沈長山也會去,打到的獵物一半拿回家裡吃一半賣到鎮上酒樓。

錢當然是自己收著了!

多虧這幾天吃的好,她的臉上長了一點肉,臉色也變紅潤了一些。

不隻是她,大房幾個人因為夥食蹭蹭的往上漲,都長了一些肉。

看得沈奶和二房氣得不行。

但他們不敢鬨,因為沈大江最注重名聲,而且家裡還有一個讀書人。

傳出去就吃大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