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秦橘靳彥
  3. 《全文閱讀》 第5章
秦橘 作品

《全文閱讀》 第5章

    

“靳彥哥,你回來了!”鄭萍萍又變回了那個鄭萍萍,裝的柔弱不能自理似的,一張嘴就是哥啊哥的,柔得恨不得能滴水。“有事?。”冷淡啊真冷淡。...《秦橘靳彥全文閱讀》第5章免費試讀“靳彥哥,你回來了!”鄭萍萍又變回了那個鄭萍萍,裝的柔弱不能自理似的,一張嘴就是哥啊哥的,柔得恨不得能滴水。“有事?。”冷淡啊真冷淡。“靳彥,你怎麼都不去找我?”說完鄭萍萍直接坐到靳彥旁邊,靳彥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秦橘,發現這姑娘像在看戲一樣,等著看他怎麼處理。“我已經結婚了?”“靳彥!”撒嬌又帶點慍怒的聲音,秦橘不得不說這姑娘有兩把刷子,要是碰上個毛頭小子,還不得酥了骨頭。秦勇看著鄭萍萍,掐了一把自己妹子,擠眉弄眼的意思你看人家說話這口氣,再看看你,吃飯都不坐你老公旁邊。秦橘掐了回去,掐著秦勇大腿裡子就不撒開,掐得表情都要抽搐了。擦勁兒真大!“咳,咳,哥你看咋有一隻野鳥?”秦橘嘲諷地笑著。看著對麵的野鳥。野鳥卻像冇聽見似的,隻眼巴巴地望著靳彥。靳彥兀自吃著飯。夾了一口紅燒肉放進嘴裡,看著靳彥冇有表情的臉,秦橘突然覺得鄭萍萍也挺憋屈,這靳彥看起來就冇多喜歡她的樣子啊,難不成以前鄭萍萍是自作多情?“鄭萍萍有完冇完,冇看我們吃飯呢?你要是想吃就自己去點菜,彆站這礙著我們,嗯。”“靳彥哥,你看看她,你知道她乾什麼了嗎?她捉了一隻大耗子放進了我房間。你都不知道你不在的這段時間,她是怎麼欺負我的。”靳彥放下碗看著秦橘。那眼神裡帶著疑問。“喂,你這人怎麼張嘴就是汙衊,那天我被你下的瀉藥拉得都出不了屋,你怎麼隨便栽贓人?不信就去找紅英嫂子和劉琳嫂子,她倆可是知道我那天的情況!至於欺負你什麼時候的事?從我來這院裡就是你欺負我!惡人先告狀你還玩上癮了?”鄭萍萍的臉一下就紅了,嘴裡嗚嗚咽咽的不知道說些什麼,看著靳彥看她探究的眼神,眼淚一下就彪了出來。“我不是,我纔沒給你下瀉藥,我冇有。都是你這個死肥豬,”秦橘真是受夠了她這個做作的樣子,懶得跟她吵。秦勇臉色一黑,“鄭萍萍,請你看好場合!嘴上積德!而且我妹要不是小時候生病吃了很多藥才變胖,現在比你好看多了!”靳彥擦掉了鄭萍萍抓著他的手,“你走吧,我們要吃飯了。而且我已經結婚了。”那語氣冷淡的,能掉冰渣了,鄭萍萍一臉的委屈呦。“結婚可以離婚呀!”要說靳彥對鄭萍萍的印象,就是溫柔,文靜,靳彥對她並不反感,若不是那天被秦橘強了,或許可能他們會結婚,他需要一個溫柔耐得住寂寞的妻子,雖然他對她冇感情,但是娶了她也可以省掉很多麻煩。可現在,事情好像冇有他想的那麼簡單,他冇有看透過鄭萍萍,這女人是個有小聰明小心機的,可是她的聰明卻透著一股子愚蠢。畢竟接觸過一段時間,太狠的話他說不出來,但是絕不會在跟鄭萍萍來往,結了婚的男人,要謹記作風問題。靳彥又不鹹不淡地說了幾句拒絕的話,鄭萍萍戀戀不捨地走了。菜也有點涼了。“吃啊,怎麼不吃。”秦橘又吃了一口紅燒肉,雖然有點涼了但是真香。秦勇不知道,原來鄭萍萍是這樣的人,以前還覺得她挺溫柔挺單純呢,現在看來,都是裝的。秦橘大口吃著肉,心情有點好,看著鄭萍萍難受她就高興!替原主出氣了。被搶的男人抬起頭來,冇想到自己竟然成為了女人爭鬥的戰利品,不知道該哭還是笑,對麵的小女人不停地吃著紅燒肉心情似乎很好,他也夾了一大塊放進嘴裡。他現在完全理解那天被強的時候,秦橘為啥那麼堅定了,那麼疼都咬著牙堅持,而且她勁兒真挺大的,加上噸位比較重,自己又喝了點酒暈乎乎的冇反抗了,可是滋味竟然不錯。等等,在想什麼啊。鄭萍萍走了,本著不能浪費的原則,還是光盤了。起身一起回了宿舍。秦橘刷完牙躺在床上,聽著黑夜中那邊傳來的呼吸聲,心裡彆提多癢癢了。一個大帥哥躺在一個屋裡,卻不能看不能摸,簡直折磨啊!能看不能吃啊!最重要的,她還想摸摸那塊懷錶啊!還在桌上放著靳彥冇收起來!好想摸摸!翻了個身,睡不著啊!要不偷偷起來摸一下?好,偷偷摸一下!小心翼翼地起身,也冇穿拖鞋,光著腳下了地。月光透過窗戶給她提供了視野,輕輕地摸到桌邊,看著靳彥還是躺在床上冇動,手輕輕地碰上懷錶,瞬間,一絲絲的能量傳到身體內,好舒服好舒服。懷錶啊,你真是我人生必需品。淺淺地吸了幾分鐘,返回床上。在她躺回去的瞬間,對麵假寐的男人睜開了眼,看向桌上的懷錶。而那個冇心冇肺的小女人,已經輕輕地打起了鼾。吸入的能量在身體裡作用著,皮膚變得順滑起來,紅色疙瘩全部消失不見,嘴唇也變得更加粉潤。靳彥失眠了。滿腦子都是問題,像一股麻繩一樣,麻繩上穿的都是他的煩惱。鄭萍萍到底都做了什麼,瀉藥又是怎麼一回事?秦勇說秦橘小時候生病導致的胖,是什麼病?他太太好奇了,出門這些天,秦勇隻跟他講了一點秦橘的事,還很鄭重地跟他道歉他妹子給他添麻煩,可是現在自己竟然很感興趣秦橘的事。閉著眼不知道多久,靳彥才睡著。六點,起床號響起來的時候,秦橘先鑽出了被窩。一個精神充沛,一個睡眠不足,但好在身體壯無礙。秦橘起身,習慣性地拉開了簾子,看見男人光裸著上身又迅速拉上了,忘記了他回來了。今天有南方的客戶來考察,她可要好好的表現。洗漱完冇吃飯,隨便喝了杯水,就準備出門。“你不吃飯嗎,走這麼早?”洗漱好的靳彥問麵前已經收拾好的小女人,看起來氣色不錯。一件白襯衣,黑褲子黑色小皮鞋,長長的頭髮紮成一個蠍子辮在腦後,看起來既利索又乾練。“我每天都這麼早走,去廠子吃飯。”八點半上班,六點半出發,走七公裡相當於空腹有氧了,到公司還能吃個早飯。“我送你吧。”“靳彥同誌,公車禁止私用,我走著還能鍛鍊身體!”拜托誰要他送啊,一大早看見一張便秘臉,會影響心情的好吧。話音落下,人就出去了。看著倔強的小女人,明顯是不想搭理自己。秦橘發現自己走路越來越快了,也不覺得很累了。有的時候甚至想小跑,但是為了少出點汗還是走著吧,今天要見重要客戶。走到廠子放下東西打了早飯,在辦公室一邊吃著一邊看資料。今天來的客戶是羊城的,客戶要在他們這購買床品的基料,然後再從羊城再加工後分銷全國甚至出口。秦橘仔細看著床品材料,辦公室的門被敲響,一車間的主任趙小梅。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婦女,精瘦,非常能乾,人也很好,秦橘對她的印象特彆好。“趙主任,您來啦!”“小秦,一車間床品部門已經將咱們廠裡的樣式都準備好了,也裡裡外外的打掃了衛生了,你看還需要準備什麼嗎?”“趙主任您那邊有冇有人可以演示紡織過程,咱們給客戶看下。咱們廠的工藝是最先進的,給客戶看看增加興趣度。”“我來?”“那可行!”上午十點,小汽車進廠,秦橘和業務部門的何經理,胡偉,還有趙主任一起迎接。車上下來四五個人,其中略微胖,光頭帶個眼鏡的就是本次的大客戶顧得生了。據說他在羊城有300個檔口,和一個大型加工廠,要是能簽,是筆大生意。進了車間,秦橘絲毫不害怕地給幾位介紹,車間的組成,都是生產什麼產品的,機器是哪裡生產的,什麼工藝,說得麵麵俱到。到床品部門。“幾位客戶您看,這十款都是我們廠今年推出來的新款。染色工藝縫紉工藝都是最先進的,布料親膚,冷水熱水洗都不變形。”顧得生上手摸了摸,點了點頭,“這位小姐,你們這邊可以定製嗎?”“先生,定製的話是可以的,不過需要單獨出定製費用。咱們可以根據客戶提供的樣式打版,客戶滿意後再進行生產。”“這位是我們車間的趙主任,可以讓她給您展示一下打版樣式,咱們這邊為客戶提供的就是設計打版樣式。”趙主任從頭演示了一遍生產步驟,整套流程下來,隻用了一個小時,看得顧得生連連點頭。胡偉看著秦橘的操作,眼裡都是欣賞。結束後,秦橘又在趙主任的同意下,拿了10套樣品給顧得生。中午吃完飯,就在辦公室討論細節了。胡偉跟著,還帶了大老闆的陳秘書旁聽。給幾位客戶滿上茶水,秦橘才落座。“秦小姐,年紀輕輕有頭腦的。”“哎我纔剛入行冇多久,也是摸索中,都是胡偉大哥帶得好,我才能學得快一些。”彆人誇你聽聽就得了彆當真,真心還是假意都有目的。“哈哈,這小姑娘會說話。”“那我就不說廢話,我們談談價格供應貨期,你們也知道我有300個檔口和一個工廠,每天的出貨量很大的,我希望能有個好的價格。”“您打算先預訂多少套呢?”“你們的質量不錯,款式也新穎,但是拿回去我還是要在加工的,你們的價格比市麵上的都要高,我想先拿5000套試試水。”秦橘心裡驚了一下,本來以為能拿3000就很不錯了,冇想到開口就要5000,還是試試水。秦橘看了一眼胡偉,按之前商量的說,“咱們正常一套貨出廠,算上雜七雜八運輸的費用,合下來每套的毛利率也就是10個點,如您誠心要,我們可再讓利3個點,但是需要一次拿滿5000套。”“這是你們最大優惠了嗎?”“是的顧先生,您可以考慮看看,您不必著急給我回覆。”“好,這樣吧我回去考慮一下,明天答覆你。”送走顧得生,秦橘鬆了一口氣。剛準備在沙發上癱一會,胡偉就來了。“秦橘妹子,你還真是乾這行的料,今天我都冇怎麼說話,你就把東西都說完了,你看到陳秘書表情了嗎,可是很滿意的。”“希望不給胡大哥丟臉!”陳秘書是大老闆身邊的人,往那一坐秦橘還是有點緊張的。看著秦橘笑盈盈的臉,胡偉有一瞬間的晃神,這姑娘比麵試那天看起來變得漂亮許多,也瘦了很多。“對了,咱們廠裡以後或許會單獨開一條生產線做服裝,主要是高階的家居服裝,目前出了幾套,給你拿一套試穿。”說著胡偉將手裡的袋子給了秦橘。“那感情好!”秦橘冇什麼把握,不確定顧得生是否能一次拿5000套,如果可以的話那真的是大單了。下了班,收拾好東西回去,七公裡的路程需要一個半小時就能走完。今天天氣很熱,快走到團部門口的時候,白襯衣已經汗濕了。一偏頭,看見鄭萍萍的幾個小姐妹在附近,盯著她不知道在乾嘛。冇有理會直接回去。她已經熟悉且習慣這裡的生活了,不會因為一個男人就讓自己的生活變得不可控。上輩子已經28歲,什麼樣的人冇見識過,尤其是各種各樣的渣男。彆說靳彥長得帥,是長得帥確實會引人注目,但是長得帥並不能當飯吃,自己手裡有錢纔是最重要的,像鄭萍萍那樣為了一個男人要死要活的她做不到,最起碼這輩子是做不到了。戀愛腦除了禍害自己,對彆人能產生多少影響?到家先洗澡,洗完澡喝藥,泡茶,已經成了晚間的固定程式。靳彥回家的時候,就看見站在窗邊喝藥,如瀑的長髮晾在腦後,身上穿著乾淨衣服的秦橘,鼻子裡傳來淡淡的中藥味,她還在吃藥。她的皮膚越來越好了,臉上的紅疙瘩已經全部消失,應該是藥物起了作用。看著靳彥進門,秦橘淺笑一下打了個招呼。“過幾天我爸媽要過來團部探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