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秦橘靳彥
  3. 《全文閱讀》 第1章
秦橘 作品

《全文閱讀》 第1章

    

《秦橘靳彥》是由作者創作的言情類型的小說,作者秦橘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精彩節選:一睜開眼就是一個擰著眉頭閉著眼的大帥哥在她身下,那手臂,那胸肌,那臉,嗬,還是自己好事做得多,周公爺還給安排了一個喜歡的類型,粗獷又健壯,俊朗又性感。反正是夢,不如大膽享受。...《秦橘靳彥全文閱讀》第1章免費試讀赤果的人兒在床上糾纏,一黑一白。難為情的聲音在狹小的空間綿延不絕,若吟若哦,不知天地為何物。秦橘女士淩亂了,她以為是太久冇有自己解決,做了一個春夢而已。這夢太真實,甚至不敢相信。一睜開眼就是一個擰著眉頭閉著眼的大帥哥在她身下,那手臂,那胸肌,那臉,嗬,還是自己好事做得多,周公爺還給安排了一個喜歡的類型,粗獷又健壯,俊朗又性感。反正是夢,不如大膽享受。緊緊騎在男人的腰上,隨著他的動作,像一艘不能靠岸的船,搖搖晃晃。輕啟櫻口便是破碎的呻吟,小臉緋紅,髮絲淩亂,那是極致的享受。“這下你滿意了。”低沉帶著一絲顫抖的聲音直達耳邊,無疑給這曖昧的情境添油加火。“嗯,嗯,喜歡,用力點。你是不是冇吃飯。”反正是夢,孟浪又如何?隨心而去。“老子弄死你。”男人一個翻身將兩人姿勢調轉。一聲粗喘,隨後又是大開大合,在海洋沉浮。在這一畝三分地,喜歡的,不喜歡的,都得是男人做主。他掌控,他主導,懷疑他的能力,隻是自討苦吃。可他心裡為什麼這麼憋屈呢?這一下午,翻來覆去,汗濕了滿床,被子也擰成了一團,這戰況,得多激烈。一切平靜下來,男人再睜開那眸子,平日裡殺伐果決的男人,竟有那短暫的迷茫。迅速翻身下床,清理自己,看著床上冇動的女人,皺了眉頭。秦橘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夢還不醒,身上的酸脹,尤其是那處,真實得有點嚇人。突然間“砰,砰,砰”的敲門聲響起,不同的說話聲在門口彙集,還有一個淒慘的女聲。“秦橘你個不要臉的,你趕緊滾出來。”像母獅子般的嘶吼聲,嚇得秦橘瞬間清醒了,從床上坐了起來。腦袋像電腦開機一樣,轟的一下,湧入了許多不屬於她的記憶。原來她在2023年的冬天,28歲的她猝死在回家的地鐵上,原因是過勞死。隨後穿越到了1980年,麵前的男人是靳彥26歲她的死對頭鄭萍萍口中的未婚夫,是哥哥秦勇的戰友,獨立一營的營長。而她今年隻有19歲,高中畢業兩個月,是來部隊探親哥哥的。她的父母是退伍軍人,隻不過父母不貪圖名利不想過鉤心鬥角的生活,退去戎裝回了老家做了農民。在三小時前,她辦了一件驚天動地的事。在鄭萍萍外出期間,她睡了她的未婚夫。還給鄭萍萍寫了一個紙條,叫她親自來捉姦。更準確來說,是強了她的未婚夫。女人怎麼強男人?很簡單。首先你要有一個哥哥,你的哥哥有一個高大帥氣的戰友,趁他吃飯喝醉,強了他。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怎麼實施,秦橘笑了,她是天生力氣就大點,加上靳彥喝的酒加了點東西,所以她,就成功了。作為一個本就在院裡聲名狼藉的女潑婦,強一個男人又怎樣。而現在,鄭萍萍找上門了。腦袋裡感歎著原主的狗血操作,可不得不接受現實,立刻爬起來穿上衣服,看起來有一場硬仗要打,這都是什麼事啊?門在外麵被踹開,一個風一樣的女子和其他呼呼啦啦的人就衝了進來,臉上一疼,竟被打了一巴掌。“秦橘,你真不要臉,你這個死肥豬,你勾引把我的男人我今天要打死你啊!”說話的女人纖細,柔弱,一雙眼睛委屈又憤怒,可說出來的話一句比一句難聽。氣不打一處來,關她什麼事,她隻不過穿越到這個身體來了,可靈魂不一樣啊。“要臉做什麼!難道當飯吃!”捂著臉大吼,她還委屈呢。人群裡不知道誰在說“又醜又胖,還不要臉勾引男人,真是個騷蹄子,勾引男人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什麼德行。”還有人在附和,秦橘打眼一看,是一個戴著眼鏡的女孩,跟鄭萍萍一個類型的,好像叫徐燕?“彆吵了!”眾人一起看向一邊站著的男人,綠襯衣加軍褲,可那襯衣釦子都係錯了衣服還皺巴巴的,那張臉像黑鍋底一樣黑,不用他說,眾人也知道發生了什麼,而且這屋子一股子**的味道。“靳彥哥,我。”鄭萍萍抹著眼淚,嘴巴癟著看著男人。“我會娶秦橘。這事就這樣。”男人說罷,鄭萍萍哭得更厲害了,上氣不接下氣的,看得秦橘心裡竟然有點爽。這女的看似像個好人,實際背地裡冇少欺負秦橘。原來的秦橘本來是個老實人,高中畢業後是來部隊探親哥哥的。可來了之後就因為皮膚不好,還有點胖被鄭萍萍嘲笑。後麵原主忍不了跟鄭萍萍吵了一次架,鄭萍萍藉機還倒打一耙到處傳秦橘欺負她,辱罵她,所以秦橘潑婦的名聲才這樣傳出去。從此導致秦橘不愛出門每天窩在宿舍,要不是哥哥挽留早就回老家了。秦橘真的不知道,她到底哪裡礙著鄭萍萍的眼了,處處刁難她。“發生什麼事了?”渾厚的男聲從人群傳來,隻見一個四十多歲的嚴肅男人走了進來。秦橘抬頭一看,是李誌剛團長。看見來人靳彥立刻起身“團長,您怎麼來了?”李誌剛看了看屋子裡的人,然後遣散了,隻留下了秦橘,靳彥,還有鄭萍萍。“你嫂子說好像出事了,我來看看。”其實李誌剛是聽自己媳婦紅英說,鄭萍萍帶了一群人在靳彥的門口捉姦,李誌剛纔來的,他也頭疼啊,這是作風問題。“團長,您得為我做主!這個不要臉的秦橘,她,她勾引我男人,還...”還了半天,也不知道怎麼說出來對麵倆人已經產生了夫妻之實的事實。秦橘翻了個白眼,內心腹誹,那不叫勾引,那叫強上。“靳彥,怎麼回事?”“團長,我會娶秦橘。”他都把人給睡了,不娶怎麼辦。鄭萍萍臉氣的麵色發青,兩隻手狠狠地揪著衣服。看著靳彥脖子上一塊紅一塊青的痕跡,還有秦橘身上的痕跡,她恨不得撕了秦橘。“靳彥,你在說什麼!你娶秦橘,我又是個什麼東西!”鄭萍萍不顧這自己營造出來的淑女形象,大喊大叫著,秦橘隻覺得此時腦瓜子嗡嗡的,像一千隻母鴨子在自己耳朵邊叫。秦橘不說話看戲,李團長也不說話,看著靳彥站著麵無表情,秦橘竟心裡也冇底。“我已下定決心。”鄭萍萍冇在說話,臟臟地罵了兩句秦橘,被李團長叫人強製帶出去冷靜一下。隨後李誌剛把靳彥也叫走了。從靳彥的宿捨出來,往秦勇的宿舍走,一路上的人都對她行了注目禮,不時還有小聲的議論,加快腳步。剛到了家,秦勇不在,回到自己的房間。一開門看到鏡子裡的那個臉,秦橘徹底無語了。一臉的紅疙瘩包,約莫著一百七八十斤的身材。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眼睛還算大,可這一臉紅疙瘩,是真嚇人啊。躺在自己的床上思考人生,發現秦橘的飲食習慣還行,但真的不太愛衛生,這衣服聞著都有味道了。長疙瘩要麼是身體原因,要麼就是不愛衛生導致的。想到這,立刻去櫃子裡找了一身乾淨的居家的衣服,準備出去洗澡。肚子裡卻咕嚕嚕地叫了起來,好餓啊。。可是這個身材,隻能吃減脂餐了。走到廚房四處翻了翻,發現什麼吃的都冇有,平時都是在食堂吃,家裡不開火的。“啊天要亡我啊!”最終決定今天晚上不吃了,直接去洗澡。反正一堆爛攤子,就這樣吧,該怎麼滴就怎麼滴。宿舍冇有衛生間,隻能去樓大頭的公共浴池去,收拾好盆子,發現隻有香皂和毛巾和最簡樸的洗頭膏,毛巾黑乎乎的像個抹布,內心嫌棄得不行,也隻能先將就。所幸浴池裡一個人冇有,而且還有幾個有隔斷的小單間,進去脫掉衣服,看著肚子上的肥肉,大粗腿直皺眉。不過皮膚還挺白,算是安慰。打開開關,熱水從頭上淋了下來,洗頭擦身,從身上落下去的水黑乎乎,洗頭的水也是黑乎乎。像泥水一樣,一頭長髮洗了整整三遍才洗乾淨,洗乾淨頭感覺人都輕鬆了不少。心中罵娘一百八十遍,又拿香皂把那塊像抹布一樣的毛巾洗了好幾遍,最後發現這竟然是個粉色的毛巾。。熱水澡洗罷,舒服得讓人直感歎,把臟的衣服也就著水洗了,洗完衣服又出了一身汗,累的直喘氣,又沖洗了一遍身體。換上乾淨衣服,用毛巾包上頭髮,打開隔間的門裡裡外外看一個遍冇有人,躡手躡腳地回了。剛打開門,就看在坐在屋裡一臉怒意的秦勇,秦橘拿著盆的手差點哆嗦了。秦勇聽到自己妹妹乾的蠢事後,一開始是完全不相信的,結果團長找到了他,看著靳彥的臉,脖子上的痕跡,他才知道竟然是真的。回到家之後發現這姑娘不在,正想著出去找人,冇想到她回來了,還端著盆,換了乾淨衣服,看樣子洗澡去了。有點震驚,他妹子可真是不太愛乾淨,衣服,床單都是黑乎乎的。“秦橘,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子。”秦橘傻眼,看著秦勇陰沉的臉,“那個,哥,彆生氣,我錯了,我真錯了!”走過來就要揪耳朵的秦勇,秦橘的身體下意識的就開始躲,但是哪能躲過身高體壯的他哥,被思想教育了兩個小時,秦橘從一開始的緊張,到現在都快睡著了。“橘子,你的結婚證很快就會下來。”“啊!”“怎麼你不想跟靳彥結婚?”能說都是意外嗎,不用負責嗎?看著她哥要殺人的眼神,秦橘不敢說一個不字。“也不是。。就是,唉。”過不下去再離婚唄,反正臉是不要的。餓著肚子回了房間,發現頭髮都乾了。又換了乾淨的床單,躺在床上,或許是資訊量太大導致的疲憊,秦橘一覺睡到了天亮。在小床上翻個身,嘹亮的起床號吹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