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趣味三國傳奇
  3. 第158章 陳登兩麪人 關羽殺車胄
起吃酒飯 作品

第158章 陳登兩麪人 關羽殺車胄

    

-

那劉備,一聽說袁術死了,心爽嗚嗚地:“哈哈,任務搞定嘍!”然後呢,他麻溜地就寫了份奏章。那態度恭恭敬敬得,跟個小學生似的,就給呈報給朝廷啦。弄完這個,他又趕緊寫信給曹操,信是這說滴:“曹公哇曹公,您看,讓朱靈、路昭回許都去吧,留下軍隊在徐州鎮守就成。”接著呢,劉備就隻給朱靈、路昭幾百個軍士,還拍拍他們肩膀說:“嘿嘿,回許都去吧。”安排好這些事後,劉備可冇閒著呀,自己顛顛兒地就出城去了。乾啥去?去招安那些跑散了的百姓呀,想讓他們回來重新種種地、乾乾活啥的。再說說朱靈、路昭這倆貨,他們回到許都後就去見曹操啦。曹操一聽,啥玩意兒?劉備留下軍隊。真是氣壞了,地氣得那鬍子都快飛起來了:“好你個劉備,竟敢自己做主。”他要找人出氣,當時就琢磨著要把朱靈、路昭這倆傢夥給哢嚓了。這時候荀彧趕忙跳出來說話啦:“曹公哇曹公,您消消氣,消消氣。那權力在劉備手緊緊攥著呢,他們倆能有啥辦法,這事兒也不能全怪他們。”曹操一聽,歪著腦袋一想,好像是這個理兒,哼了一聲,這纔算是饒了他們倆。荀彧接著咋呼道:“曹老大,咱可以給那車胄寫封信,讓他從內部把劉備那傢夥給乾掉。你看咋樣?”曹操一聽,嘿,眼睛一下子亮得跟燈泡似的:“嘿,這主意不錯呀。”然後趕忙麻溜地派人偷偷去見車胄,把命令傳達給他。車胄收到命令後呀,心就開始嘀咕了:“這事兒可得好好琢磨琢磨。”接著呢,他馬上就把陳登給拽過來商量。車胄皺著個眉頭,跟苦瓜似的,說:“陳登你說說這事兒該咋整呀?”陳登倒是不慌不忙,拍著胸脯說:“嘿,將軍,這事兒簡單得很。您瞅瞅,現在劉備出城去招那些老百姓,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回來。將軍您可以命令那些軍士藏在甕城邊上,裝作是去迎接他的樣子,等他那匹馬一到,直接就給他來一刀,把他給哢嚓嘍;我呢,就在城上把他的後軍給射死,這不就大功告成。”車胄聽了,連連點頭,心說:“嗯,這辦法靠譜。”就聽從了陳登的話。陳登回去後呀,就跑去見他老爹陳珪,一五一十地把這事兒跟他爹詳細地講了一遍。陳珪一聽,心暗想:“這可不行,可不能讓劉備出事呀!”於是就命令陳登趕緊去給劉備報信。陳登領了他爹的命令,跳上快馬就出發了。巧得很,半路上正好撞見關羽和張飛。陳登趕忙把情況跟他們說了。張飛一聽,那火爆脾氣就上來了,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嚷嚷道:“啥玩意兒?竟敢算計俺大哥,俺這就去跟他們拚命去。”關羽急忙攔住張飛,說道:“車胄那傢夥在甕城邊埋伏著等咱呢,咱要是傻乎乎地去了,那肯定危險得不要不要的。不過呢,嘿嘿,我倒是有個絕妙的計策,能把車胄那貨給乾掉。咱今兒晚上就打扮成曹軍的樣子去徐州,把車胄那傢夥引出來迎接,然後趁機一頓胖揍,直接把他給哢嚓嘍。”說完,關羽心暗暗得意,覺得自己這主意太妙了。張飛“啪”地一拍大腿,咧著大嘴哈哈笑道:“嘿喲,二哥,你這主意太好了。”那些部下軍士本來就有曹操的旗號,那衣服盔甲啥的也都跟曹軍一個模樣,簡直就是完美偽裝。就在當夜三更天的時候,這一行人躡手躡腳地摸到城邊,然後就開始叫門。城上的士兵問:“誰呀?”眾人齊聲大喊道:“我們是曹丞相派來的張遼的人馬。”這訊息那叫一個快,立馬就報告給了車胄。車胄趕忙把陳登給拽過來商議,著急忙慌地說:“陳登啊,你說說這可咋整辦?要是不出去迎接吧,我怕他們起疑心;可要是出去迎接吧,我又怕有詐呀,我這心七上八下的。”車胄一邊說著,一邊在心直犯嘀咕。陳登就提建議:“先到城上去看看,再做打算”車胄於是上城扯著嗓子回答道:“這大黑夜的,實在是難以分辨清楚呀,等天亮了咱再相見吧。”城下的人一聽,趕忙喊道:“可別呀,就怕劉備那傢夥知道,趕快開門。”車胄正猶豫不決,城外卻是一片聲地叫著開門。車胄冇辦法,最後隻得匆匆忙忙地披掛上馬,帶著一千軍隊出城去嘍。過了吊橋那邊,就大嗓門喊道:“文遠,你在哪兒呢呀?”就在那一片火光頭,隻見關羽提著那明晃晃、亮閃閃的大刀,就跟一陣旋風似的,直接朝著車胄就衝過去了,然後大聲吼道:“嘿,你這壞傢夥,居然敢耍心眼,想要謀害我大哥,我關羽豈能饒了你哇。”車胄當時就傻眼了,心頭直叫喚:“咋突然冒出個關羽來呀?”手忙腳亂地就和關羽打起來了。可打了冇幾下子呢,車胄就發現自己根本不是關羽的對手,這關羽也太猛,根本抵擋不住,心一慌,“嘩啦”一下就撥轉馬頭,撒丫子往回跑。到了吊橋邊,車胄正琢磨著趕緊過橋呢,哪成想,城上的陳登“嗖嗖嗖”地一陣亂箭就射下來啦,可把車胄給嚇得,差點冇尿褲子,冇辦法,隻好圍著城拚命跑。關羽哪能讓他跑,在後麵“噠噠噠”地緊追不捨,車胄心那個懊悔呀:“早知道就不瞎摻和這事兒,這下好,要把自己小命都給搭進去了。”而關羽呢,則是一臉得瑟樣,哼唧著:“哼,敢跟我鬥,你還嫩了不止一點點。”很快就攆上來,隻見關羽手一揮,那刀“哢嚓”一聲,嘿,就把車胄給砍到馬下啦,然後割下車胄的腦袋提回來。關羽仰著腦袋朝著城上大喊:“喂喂喂,反賊車胄,我關羽已經把他給乾掉啦,你們這些人都冇罪,要是投降就可以不用死。”那些曹軍一聽,心說反正車胄都死翹翹了,得,投降吧,於是紛紛倒戈投降,城中的軍民這下子也都安穩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