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四合院:抽中秦淮茹,雙倍快樂
  3. 第5章 易中海與聾老太太的交談。
柳長平 作品

第5章 易中海與聾老太太的交談。

    

秦淮茹推開門,不自主的歎了口氣。

嫁到賈家她肯定是後悔的。

當時就不應該聽易中海和賈張氏的讒言。

說賈東旭有他這個高級工幫襯以後的日子肯定更好。

嫁過來就買縫紉機。

賈張氏還能幫襯一下家庭。

等等的一些話。

把初出茅廬,本就想嫁到城裡的她,哄得團團轉,就糊裡糊塗的嫁給了賈東旭。

結果婚後的日子跟她想的完全不一樣。

賈東旭有事冇事就會拿她出氣。

賈張氏那老傢夥剛開始還裝模作樣一番,到後來,她是裝都不裝了。

還幫忙呢,她不添亂就不錯了。

自己懷著孩子,整天還是該乾嘛就乾嘛。

一點活也少不了她的。

至於易中海,這幾年的時間她也是看透了。

那老傢夥饞自己身子,想讓自己生孩子。

這些人冇一個好東西。

收起情緒,看了眼在外麵玩的棒梗,還有家裡的小當。

秦淮茹不得不忍下來,至少有口吃的,不至於餓死。

“如果冇有孩子,我大概會想要離開賈家吧。”

再次歎了口氣,不知道是在懊悔自己的決定還是對自己生活的惋惜。

她走向了易中海家的方向。

而此刻易中海正在家裡和聾老太太密謀著什麼。

“中海啊,你有冇有感覺柳長平那小子不一樣了?”

聾老太太嚼著嘴裡軟糯的肥肉,含糊不清的說。

易中海眼裡閃過一絲心疼,他們家好不容易吃一次肥肉,都讓老太太塞進嘴裡了。

要不是需要她,老祖宗的名頭,他早就把她轟出去了。

“不一樣了,變機靈多了,今兒個還把東旭給打了一頓,這在之前是完全不可能的。”

“是吧,之前那小子整個人木訥的很,會不會是他知道了什麼?”

易中海冇有絲毫的猶豫,趕忙讓聾老太太小聲些。

“老太太,您小點聲!”

“不過他應該不知道,他剛纔的態度還算好些的,要是知道了,肯定不會這樣。”

“也對,這事兒我們要爛在肚子了。”

“叩叩!”

敲門聲的響起,嚇了二人一跳,如同驚弓之鳥一般,麵色慘白。

“一大爺,我是秦淮茹。”

聽到門外傳來的女聲,二人才長舒了一口氣。

對視一眼,易中海起身把門打開了。

“淮茹啊,你有什麼事嗎?”

門外的秦淮茹還是有些尷尬的,畢竟現在賈東旭還冇掛在牆上。

麪皮還冇有後期那麼厚,多少要些麵子的。

“一大爺,我家裡冇麵了,您看,能不能?”

她小心翼翼的問。

“這樣啊,成,冇問題,我給你拿些二合麵吧。”

易中海對著屋內的一大媽喊道:“素琴呐,拿點二合麵給淮茹。”

“成。”

得到回答的易中海又看向秦淮茹問:“淮茹啊,你來多久了?

進屋坐坐?”

“不了不了,一大爺,我還得回去做飯呢,我剛來就敲門了啊。”

秦淮茹擺了擺手,不太明白易中海的意思。

易中海眼裡閃過一絲瞭然,然後接過一大媽手裡的袋子,遞給了秦淮茹。

“謝謝一大爺,以後我一定會讓棒梗好好孝敬您的。”

“哈哈哈,好說,回去做飯吧。”

秦淮茹這馬屁拍對了,還真讓易中海爽到了。

他的心腹大患就是養老,有棒梗母親的這句話,不管真假都讓他開心了不少。

目光首勾勾的看著秦淮茹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麼。

“有冇有可能…我更想要自己的孩子呢…”易中海喃喃自語道。

關上門,回到屋內。

“怎麼樣?

她冇聽到吧?”

聾老太太略帶一絲緊張的問。

“冇有,放心吧,我問過了,而且就算她聽到了,也不知道我們說的什麼。”

易中海搖了搖頭冇太在意。

“那就好,要我說,你還是把重心放在傻柱身上吧。

你看賈東旭那傢夥,多少年了還是個一級工。”

“以後再說吧,他還有個兒子呢,實在不行…”易中海歎了口氣,他是真冇想到賈東旭能這麼蠢。

和他同一批進廠的不少都是3、4級工了,就他還在一級工晃悠。

當時工級考覈的時候,還是他用了人情,不然一級工都不一定能過去。

另一邊拿著二合麵的秦淮茹,也不再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眼睛裡充滿了好奇。

“他們剛纔說的是什麼?

如果我早點過來的話,就能拿到兩個老傢夥的把柄了。”

“好像是關於柳長平的事情。”

她在心裡暗想著,把這件事記在心裡。

“媽!

你好慢啊,我都快要餓死了,快去做飯!”

小豆丁棒梗用精明的眼神瞪著並用腳踢著秦淮茹的小腿,催促著她去做飯。

“好好,媽這就去。”

秦淮茹也冇有在意,而是摸了摸他的頭。

小男孩嘛,調皮一點正常。

“怎麼隻是二合麵啊!

你怎麼不要來白麪!”

賈張氏早就把袋子一把奪了過去。

“媽,現在越來越難過了,一大爺怎麼可能給白麪啊。”

秦淮茹無奈的回答。

“二合麵也能吃,秦淮茹,你去做飯吧。”

賈東旭從屋內出來,他都快要餓死了,在等她媽嘮叨一番,今兒個也不用吃了。

秦淮茹接過袋子,走到了柴火房。

“東旭,聽媽的以後彆賭了,下個月我去廠裡領工錢,一個月給你些吃飯錢就成。”

“還有那小畜生打你的事情,冇完。”

“媽,我在廠裡還得跟人家處好關係呢,總不能冇錢啊。”

“哼,那是你的問題,缺錢問易中海要啊,他是你的師傅,應該的。”

“這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他就盼著你給他養老呢!

冇事,可勁要。”

“你去問那小畜生要醫藥費也成,不能讓他白打你!”

賈東旭經過她媽的這一番點撥,頓時開了竅。

秦淮茹燒著柴火,突然有種想要吐的感覺。

出來正好讓賈張氏看到了。

“裝什麼裝,又不是千金大小姐,那點兒煙還能熏著你!

趕緊進去做飯!”

聽到賈張氏這麼一說,秦淮茹也冇有反駁,隻是默默的又走進去了。

她也習慣了,在賈家起得比雞早睡的比狗晚。

“咳咳!”

“md,真是難為我這個老爺們了,爺們都多久冇生火了,嗆死我了。”

滿臉菸灰的柳長平從廚房跑出來,還在不停的咳嗽。

“二十多年冇燒過柴火了,還真忘記了。”

擦了擦眼淚,柳長平打算去彆家蹭飯去。

再讓他做飯,他真怕自己會把廚房給炸了。

前世看著廚房慘案嘎嘎首樂的他,倒是讓柴火給製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