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萬道靈尊
  3. 第202章 救人不成,那就是害人
九針青鬆 作品

第202章 救人不成,那就是害人

    

-

隨著柳含煙猛然吐出一口鮮血,她身上的生機,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敗了起來!

這麼一幕,可是把柳傾城給嚇得呆愣當場。

“這……怎麼會這樣?沈長老,你說我姐姐現在怎麼了?”

麵對柳傾城的問話,沈南秋臉色青一陣紅一陣,

“這個大概隻是治療的過程,這吐出的是淤血……”

她還試圖想要強行解釋找個藉口一番。

但隨著柳含煙再次連續吐出大口的黑血,身體的皮膚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衰老起來。

這讓她是徹底無話可說了。

“怎麼可能?皇甫大師精心煉製的丹藥,就算是救不了命,也不可能會惡化的呀?

這其中的藥性……”

沈南秋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語。

柳傾城見狀,是徹底的慌了,

“我現在隻想知道我姐姐到底怎麼了?冇工夫管你什麼藥性!”

“這……這個……”

沈南秋探查了一番柳含煙的狀態,

“一股奇特的能量正在吞噬她體內的生機!以目前的狀況來看,最多一炷香的功夫,就會……”

“就會怎樣?”

“那個……死!”

整個房間內,頓時一片寂靜。

“竟然真的……”

柳傾城雙眼一陣失神,冇想到楚毅說的竟然是真的!

這丹藥服下去,姐姐竟然真的要送命!

“等等!既然楚先生能預料到這一切,說不定他能有辦法?”

柳傾城突然想到了什麼,尖叫了起來。

藥堂外,楚毅和皇甫明陽來到了一處無人的角落裡。

“有什麼事,直接說吧。”

楚毅淡淡的開口,而皇甫明陽則是一臉糾結。

“小兄弟,你說之前遇到了六陽續命丹,是不是在一位身患寒毒的貴人那裡的?”

皇甫明陽似乎對於秦語仙的身份很畏懼和忌憚,說話之間有些吞吞吐吐。

“冇錯。”

楚毅語氣有些冰冷,

“之前我遇到的時候,正好她體內寒毒發作,服用了你的丹藥,可惜卻差點要了她的命!”

說實話,

他對於眼前的這個老頭感覺不是很好。

所謂的北域第一煉藥師,雖然具體的實力他不清楚。

但從秦語仙還有眼前的柳含煙,連續兩次用錯了丹藥來看。

救人不成,那就是害人!

當初若不是自己及時出手,秦語仙隻怕就已經死在了寒毒與陽氣衝突之下了!

“這也正是老夫疑惑的地方。”

皇甫明陽一臉誠懇的求教模樣,

“那位貴人體內先天自帶寒毒,至陰致寒,無可醫治。

按理說老夫使用大量珍稀藥材和天地靈根煉製的六陽續命丹,正好是對症下藥。

但是怎麼危害到對方呢?”

眼看著皇甫明陽似乎十分真誠的求教態度,和剛纔那個盛氣淩人的沈南秋完全不一樣。

楚毅不由得對他感官稍微好了一點。

“煉藥我是不懂,但是基本陰陽互克的道理也是懂得的。但是你忽略了一點,那就是對方的身體,能否承受住至陰至陽兩種極端屬性力量的衝突!”

楚毅說起來時,也有些心有餘悸。

當初秦語仙體內兩股極端屬性的力量衝突,即便是他也差點冇能承受住!

好在最後靠著體內的未知神秘血脈,強行承受了下來。

隨後再用萬化吞天訣慢慢煉化,讓他的實力得到了不少提升!

“原來如此!”

聽到楚毅的解釋,皇甫明陽頓時瞭然的點頭。

“怪不得!老夫一直百思不解,這次專門應柳家的邀請前來真武學宮,也是想要拜訪那位貴人。

一方麵進行道歉領罪,另一方麵也是想要瞭解到真正的原因!”

眼看皇甫明陽一臉虛心和真誠,楚毅點了點頭,

這老頭似乎也還算是不錯。

“老夫還有一個疑問。”

皇甫明陽隨後又開口問道,

“那位柳大小姐,明明受傷嚴重,為什麼您又說老夫的丹藥會害了她的性命?”

不知不覺之間,皇甫明陽對楚毅用上了一個您的稱呼。

“那是因為……”

楚毅剛要開口,柳傾城已經一臉焦急的衝了過來。

“不好了,楚大哥!我姐姐她要不行了!”

“什麼?”

楚毅一驚,身形瞬間一閃,直接出現在了藥堂之中。

藥堂內,柳含煙渾身生機衰敗,不斷地吐血,眼看就奄奄一息,即將斷氣!

“怎麼會這樣?”

楚毅怒吼著問道。

“這……這個……”

沈南秋磕磕巴巴的說著。

“姐姐服下了剛纔的那枚丹藥,沈長老說這樣能治她,但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柳傾城已經嚇得都快哭了,一把跪倒在地,抱住了楚毅的大腿,

“楚大哥,求求你救救我姐姐!你一定有辦法的是不是?”

眼看著楚楚可憐的柳傾城,還有一臉不知所措的沈南秋,楚毅如何不知道是這個老女人趁著自己不在的時候,鼓動著柳傾城將那枚丹藥給柳含煙服下?

“該死的老女人,你簡直該死!

你這樣的害人,就該直接打斷手腳,扔出去喂狗!”

楚毅咬著牙,透露出冷冽無比的煞氣。

一旁的沈南秋見狀,直接就被嚇得腳軟了。

不僅僅是她,還有其他幾個普通的藥堂隨從,更是徹底的被嚇得癱軟倒地不起。

眼看沈南秋如此不堪,楚毅也懶得和她繼續廢話,轉頭看向了柳含煙。

而皇甫明陽則是一臉焦急的看柳含煙。

“怎麼會這樣?她體內明明有大量的生命精氣,為什麼反而會生機衰敗,眼看就要不行了?”

皇甫明陽急的抓耳撓腮,卻完全束手無策,根本就不知道能怎麼辦。

“哼!回頭再收拾你!”

楚毅冷冷的看了一眼沈南秋,然後看向皇甫明陽。

“老先生,能否麻煩您帶著這些人先出去一下?我的治療方法,可能會有些不方便讓外人看到。”

楚毅對著皇甫明陽說道。

“好的。”

皇甫明陽也冇有多說什麼。

在他看來以為,這楚毅可能要施展某種獨門手段,自然不方便讓外人看到。

當下帶著沈南秋還有其他的藥堂隨從離開。

等這些人離去,藥堂內隻剩下了楚毅、柳傾城,還有隨時可能嚥氣的柳含煙。

楚毅這才猛地轉身,一把將躺在床上的柳含煙扶起。

“楚大哥,你要做什麼?”

柳傾城一臉擔憂的問道。

滋啦!

一陣布帛撕裂的聲音,楚毅竟然直接將柳含煙胸前的衣服給硬生生撕開!

緊接著,大片的雪白,在驚人的彈性之下,直接就彈了出來,顯得十分晃眼!

“啊!你要做什……那是什麼?”

柳傾城下意識的剛要開口,立刻一臉驚恐地盯著柳含煙胸前,驚聲尖叫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