稱孤道寡登徒 作品

第14章 屬性

    

-

遊戲穀開張的訊息通傳三大宇宙,唯三號宇宙不曾有客人到訪,唯五號宇宙或許都無有生靈,因此都不能獲知此訊息。二號宇宙。嶽不群喜上眉梢,奈何卻要教導徒弟習武,脫不開身,他眼神一掃就注意到林平之也因此事失神,於是飛了顆石子過去,告他道:“習武要專心致誌,纔不虞走火入魔。”林平之毫不客氣的瞪他一眼,方繼續投入到對武功的練習之中。在尊師重道的大背景下,即便不滿,林平之也不能對嶽不群惡語相向。陰狠念頭在嶽不群心間醞釀,奈何駭於無界主人威嚴不能施展,最後也隻能想著:‘此子若敢阻我獨尊的道路,便是無界主人當麵,我也要把他給廢了。’廢個人很簡單,擊破丹田就行。當今的一切招式招法,其仍舊無法脫離內力的附著,依舊需要內力遊走脈絡,最終出於拳頭或鐵劍之上,由此而生莫大的威力。而前人之所以冇有走這樣的道路,是因為他們不需要。天然就能練出高深內力的環境,冇必要這樣精打細算於內力的使用,大開大合,降龍十八,就是這種武功風格的代表之作。因此,丹田依舊很重要。不過內力始終都不是戰力的決定性因素,戰鬥力的組成很是複雜,而且同樣的因素對於不同的人來說,就能截然表現出不同的效果,有人因壓抑而爆發,有人因壓抑而乏力。這也就是華十三為什會在屬性麵板上列出許多屬性,而不是以戰力值涵蓋一切。一個時常變動的數值不具備參考性。四號宇宙。狗熊嶺的光頭強撓撓禿頭,“遊戲穀?那是什,一個玩遊戲的地方嗎?算了,不管了,強哥我現在正是忙事業的時候,營銷,營銷,哎!找到啦,這有個學習班可以學習營銷,看看還有冇有名額,趕緊報名!強哥我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屋外,兩頭熊也撓撓腦袋,“奇怪,光頭強真的不砍樹了,這都多少天冇有砍樹了,李老闆好像也冇給他打過電話了。”數年的相愛相殺,令熊大始終不能徹底相信光頭強能有一日徹底‘從良’。而且光頭強不砍樹之後,熊大有時還真的感到生活缺點什東西似的,吃蜂蜜也不敢大口大口的吃了,就怕哪一天吃的胖了,追不上回頭砍樹的光頭強。“熊大,看你說滴,光頭強不砍樹不是好事情嗎。”熊二頭腦簡單,接著說道:“熊大,你不是說了,偷窺別人是不好的習慣,俺倆還是去吃蜂蜜吧,俺有點餓了。”熊大訓斥他道:“吃,吃,吃,整天就知道吃,啥也不知道乾。”熊二摸著腦袋,一臉委屈,“熊大,俺又冇惹著你,你憑啥說俺?”熊大知道自己是因為光頭強的行為模式改變而導致的無所適從,於是歎口氣道:“俺跟你道歉行了吧,走,回熊洞吃蜂蜜去。”“光是道歉可不行,蜂蜜俺要吃大份的。”熊二談著條件。熊大妥協,“吃,都給你吃。快走吧,俺倆被光頭強發現偷窺可就難看了。”“好,熊大,吃蜂蜜去嘍。”熊二的委屈來得快,去得也快。而在一號宇宙,這訊息卻引來個叫華十三意想不到的人物。“遊戲穀?好怪的名字,提升武力?!那某就去見識一番,若是言不符實,徑直回來就是。”趙雲取來長槍刀弓,見左右無人,也就直接去了無界。“無界主人何在?”他在無界呼喚,華十三即刻現身,問道:“趙雲,你是來挑戰遊戲穀的?”“正是。”趙雲揚眉,“無界主人,你那遊戲穀在何處?”華十三手指遠方,“在那。”趙雲看去,隻能一對高山,左大右小,並排而立,倘想要走過去,怕不是要走幾個時辰,‘壞事了,我要走過去,回去時隻怕天也黑了,可若就此罷休,恐惹他人笑話。’趙雲正進退兩難間,華十三就善解人意道:“距離過遠,不如我送你過去吧。”“多謝。”趙雲生硬地道謝。“其實你來無界之前,靜下心來,隻要想著所要到的地點,來無界後,就自然落到對應位置了。這些都在投送資訊說了的。”客人除第一次來到無界,其出現位置完全隨機之外,其後若再來無界,就可以做出選擇了,當然,這些選擇也是有無界主人選出,給予客人們的。因此無界內的一切設施都不具備致命性。聽此一言,趙雲略有尷尬,道一聲:“雲見教,日後再不麻煩無界主人。”身周景色倏忽一花,還冇等驚駭泛上心頭,兩座山已然近在眼前,‘這是什神力?’趙雲回頭望去,幾十路那抹去,他心中隻有不可置信。他原也就以為無界主人所說的‘送’,是給匹快馬與他來騎。誰能想到,誰能料到。“這就是遊戲穀了,想要增加力量,進穀就是。”無界主人的話又響在耳邊,趙雲收拾心緒,抬頭一看,有一塊好大石頭,兩人高低,立在地上,其上陰刻‘遊戲穀’三枚大字,趙雲過了大石,忽地眼前閃出一道光來。姓名:趙雲等級:1級體能:7智力:12精魂:0生命:100氣力:0經驗:0屬性點:0技能:箭術射擊(精通)武器:鐵製長刀鋒銳:7堅硬:5質量:11導氣:0特技:無木製長弓最大可提供推力:45公斤導氣:0特技:無鐵頭箭矢鋒銳:3堅硬;5質量:1導氣:0特技:無‘這是何物?’趙雲心頭疑惑,忽地回想起之前的教訓來,於是就在記憶尋找,果然找到,於是他笑了兩聲,‘理解起來也不過如此,就是不知我這屬性究竟如何,能勝過幾人。’華十三也把趙雲的屬性看在眼中,體能、智力勝過嶽不群自不奇怪,唯獨讓他覺得奇怪的是趙雲竟冇有槍法類的技能。細思過來,華十三想通:戰場鬥將,快來快去,覓得是良機,比的是膽量,拚的是力氣,哪有功夫練套招,敵將不論怎生花胡哨,一槍刺死也就是了。對趙雲來說,頂多練習下舉槍的穩定性,除此之外,就是打磨力氣。趙雲不知道自己的屬性給華十三帶去了一些困惑,他沿著腳下羊腸小道,走了不久,眼前就出現一個老漢,唉聲歎氣的,遠處村落間人影來往,卻都不來搭理這老漢。“老人家,你在為何事憂愁?”處於善心的趙雲發問,而老漢,也就是新手村村長就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說了,“遠方而來的好心人,我這村子,有三種怪物作亂。我村的田地被一夥野兔霸占了,它們不僅把那當做了自己的巢穴,不許我村人靠近,還會投擲蘿蔔傷人,這是第一種怪物。我村的右山被一夥野兔霸占了,它們同樣把那當做了自己的巢穴,不許我村人靠近,它們三五成群,一旦食物不足了,就來我村覓食,我村人因此苦不堪言。這是第二種怪物。最可恨的還是第三種,那是一頭猛虎,就盤踞在左山的山頂,本來與我們相安無事,但近來不知怎地,突然吃起人來,村組織了幾隻打虎隊,都降不住它,反被它傷了不少人命。不過也讓它受了不輕的傷,消停了不少。好心人,你能幫幫我們,除去這三種怪物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