揹負苦樂卻笑著 作品

同擔據否

    

-

出現了,主角攻!

而且會閃現!

“楚、楚格?”

“是我,你剛說的‘偷稅犯’是什麼意思?”很難想象,居然真的有人能笑成那個經典形容詞“邪魅狂娟”。麵對楚格的提問,陳惠感覺自己正在被架在火上烤:“呃——其實是愉悅犯,但是偷稅和愉悅長得很像所以大家玩梗說成偷稅犯,然後愉悅犯就是,那種以讓自己愉悅為緣由做出各種事甚至犯罪的那種人……”誰來救救他。解釋這種東西就像解釋笑話哪裡好笑一樣令人無助,更可怕的是楚格居然就這樣認真聽著。

一道聲音宛如天籟般響起:“楚格,彆找樂子了,冇看見人家很尷尬嗎。北利已經占好座了。”

那是F4裡的溫柔役千年。不愧是溫柔役,解救了處於尷尬地獄中的陳惠,還對陳惠點了點頭表示問候。但俗話說得好,與其自己尷尬,不如讓彆人也尷尬,於是陳惠反過來雙手拍上楚格肩膀,綻開笑容語速極快道:“冇有冇有,哈哈哈是有點尷尬,但是沒關係呀楚格同學有求知慾是很好的事,我纔有點不好意思呢剛纔在背後議論楚格同學是愉悅犯,其實這樣也不錯呀就算是愉悅犯也沒關係活得開心就好了,更何況楚格同學這樣的人很有趣的我可喜歡了。”

一般來說,說這種話隻要自己不尷尬,尷尬得就是彆人。

但很遺憾,陳惠還冇有修煉到自己不感到尷尬的境界,於是這番話損敵不知道傷己一千,陳惠帶著中道崩殂的笑容緩緩收手:“那麼楚格同學你去吃飯吧拜拜。”

楚格卻反手抓住了陳惠收得慢了一點的左手:“彆走啊。”

陳惠:“?”

楚格鼓勵道:“再講點。”

……

見鬼啊!!

“這……我們還要吃飯呢,”陳惠試圖抽出手,“要不先鬆開我?”

楚格居然在認真思考前半句話:“一起吃吧?我覺得你的講話很適合用來下飯。”

陳惠嘴角抽搐:“啊?”

楚格:“然後你可以一邊吃飯一邊說。”

陳惠:“不不,冇這個功能的。”

楚格:“你進化一下。”

陳惠抓狂:“又不是寶可夢!!”

楚格:“那我用精靈球先收服一下。”

陳惠:“都說了不是寶可夢了吧!你用大師球也不行!”

楚格:“那……”

陳惠:“不重所以沉重球不行,環境不算所以黑暗球不行,狩獵球和誘餌球也不行,不用月之石進化所以月亮球不行,隻有一個我所以重複球不行,不是水和蟲屬性所以捕網球不行……”

謝情歎服:“什麼如數家珍。”

楚格感興趣道:“那你是什麼屬性?”

“我是……不對我不是寶可夢!”陳惠抓狂。

楚格大笑:“行了走了。啊,你們跟著來也可以。”說完拉著陳惠就走。陳惠在內心跟c7慘叫:[他怎麼不聽人話!]

c7安慰道:[畢竟是邪魅霸道的主角攻。宿主你想啊,跟主角攻吃飯就能接觸f4的其他人,還能有更多舔的機會,其實是不錯的!]

陳惠發愣:[你說得對啊,我怎麼冇想到這一點呢……還是業務不太熟練,得練。]

c7在他腦子裡放小花花:[宿主已經很強了!現在的獻花總值有5哦!]

[工作真是不容易啊。]

回到現實,千年用一種無奈的表情對陳惠說了聲“抱歉他太隨性了”後在前麵帶路,林青存毫不猶豫地跟上,謝情慢悠悠地走在後麵。

……

說實話,不用領路也可以。因為往前走不了多久就有一片無人落座的區域,在這正中間坐著的就是f4的另外三位。

“真是的,楚哥怎麼還不來——我說要不彆等他了吧。”

“就是,楚格一人做事一人當,居然讓如此完美無瑕的我等待,就讓他自己吃涼了的飯菜吧!”

“……”

“呃!知道了知道了……規矩多的人就是麻煩。啊楚哥你們回來了,做什麼去了這麼晚回……”

那邊的三個人,有早上見到過的粉色捲毛言九,也有冇見過的沈北利和樓空,分彆是深藍髮和金髮,樓空還紮了個小辮子。

雖然看到千年和楚格浩浩蕩蕩地帶了三個人回來大家都很驚訝,但言九很明顯已經不是驚訝而是驚恐了。

這是怎麼回事?陳惠在楚格身後探出半個腦袋看向言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言九瞬間崩潰抱頭,“彆看我我還冇收拾形象不夠好看啊啊啊啊啊啊!”

楚格挑眉,側過身:“你倆認識?”

陳惠愣住:“不認識啊。”

言九聞言一個猛起身:“不,不對!我們現在認識了!我是言九,哥哥你呢?”他緊張地對陳惠伸出手。

“我是陳惠,我們同年級。”陳惠茫然地握了上去,顧及著工作順嘴道,“你對自己要求真高呀,我要是長你這樣每天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出門招搖過市。”

[宿主這話聽起來怪怪的,但獻花值還是加了3點!]

yes!陳惠內心握拳。

“冇、冇有,那個,哥哥長得纔可愛,是我見過最可愛的人了。”好柔軟的手……

咦?言九臉紅了,看來是個薄臉皮的孩子。話說為什麼執著於喊哥哥?

“啊,光顧著說話了,哥哥快坐下,還冇打飯嗎?我叫人給你打吧,哥哥吃什麼?”言九熱心招呼道。

“隨便什麼都可以啦……”陳惠見到林青存和謝情冇有拋棄他,鬆了口氣,趕在言九和楚格拉他前先一步三人以夾心餅乾之勢落座,見狀言九露出肉眼可見的失望,楚格則表情冇怎麼變,依舊是一副興味盎然的樣子。

“好的,這兩位是哥哥的朋友嗎?”言九露出堪稱甜美的微笑,隻是這微笑中蘊含一股可疑的殺意,“想吃什麼呢?一起點吧。”

謝情先一步回絕道:“謝謝,不用,我自己來就好。”

林青存還是麵無表情:“我也不用。”

嘁!誰想照顧到你們一樣,坐在陳惠旁邊把畫麵美好程度都降低了!要不是因為陳惠在……言九笑容不變:“這樣啊,好哦。說起來你們怎麼會被楚哥帶過來?被興趣大發的楚哥綁架了?”

楚格:“我聽得到哦。”

千年出言解釋道:“我來說明一下吧:是這樣的。”

陳惠:“好……好言簡意賅的說明。”

“原來如此,哥哥你也受苦了呢,”言九同情道,“哦對了,說起來是不是還冇有正式介紹過他們幾個?”

樓空吐槽:“我還以為你見色忘友了。”

“剛纔在說話的那個金毛是樓空,從頭到尾冇說一句話的藍黑毛是沈北利,白毛千年紅毛楚格,當然哥哥不記也可以!”

陳惠捂嘴:“不記也可以嗎?”

樓空怒了:“給我記啊!!”

陳惠笑得眼睛都眯起來了:“會記的啦!特征很明顯,所以一下子就記住了!”

樓空滿意點頭:“這還差不多。我是這裡最帥氣最受歡迎的人,所以應該最先記住吧?”

陳惠非常捧場:“是很帥呢!能和這麼英俊瀟灑的人同桌吃飯簡直是我的榮幸!”

[宿主,你努力得我想哭。]

[你快閉嘴吧。]

“哈哈!看在你很識趣的份上,送你一場放學後的約會也不是不可以喲?”樓空嘴叼玫瑰。

[他哪來的玫瑰啊!]

“放學後有會議。”沈北利冷酷無情地提醒道。

樓空嘴裡叼著的玫瑰謝了:“…………沒關係!總歸是有機會的,陳惠對吧?我們加個聯絡方式怎麼樣~?”

“好的,我很樂意!”陳惠拿出手機和樓空互換了聯絡方式——主要是聖斯菲爾學院內專用社交軟件的。見狀言九叫著“不公平你偷跑”也湊了過來,最終陳惠獲得了f4所有人的聯絡方式,滿載而歸,此時跑腿的人也回來了。

終於可以吃飯了。陳惠向跑腿的人道了聲謝,帶著期待的心情嚐了一口。

超好吃!

謝情剛回,見到陳惠好吃到感動的樣子不禁失笑:“就說很好吃吧?”

“嗯!”陳惠嚥下食物,“這個鴨肉……甜甜的……太好吃了,要哭了……”

林青存同樣剛回來,聞言驚訝道:“甜的?”

陳惠眼含熱淚地點頭:“對。我特彆喜歡甜口的肉食……冇想到能吃到甜的鴨肉……”

林青存帶著驚詫將這條資訊記在心裡。

楚格看樂了:“哈哈冇見識。”

陳惠眼睜睜看著林青存徒手捏斷了筷子:“你!”

[……c7……]

[是的宿主……]

[這年頭小白花都力拔山兮氣蓋世的嗎……]

[我也不知道……]

楚格還是嬉皮笑臉的:“喲,力氣挺大。怎麼了,我說的有什麼問題?”

林青存臉色難看。陳惠將手輕搭在他左臂上,“我當然冇有你們的見識多呀——來青存你也吃。”

林青存臉色難看地吃了。

陳惠:“怎麼樣?”

林青存臉色由青轉灰:“太甜了……”

陳惠大驚:“青存!不要死啊青存!”

樓空冇忍住說道:“冇到這地步吧。”

謝情火上澆油:“死了的話就把他丟這好了。”

言九插嘴道:“這個我讚同哦。”

林青存麵色恢複正常:“複活了。”

“青~存~”陳惠將林青存的腦袋攬到自己懷中拍拍,“媽媽擔心死你了——”

林青存乖乖不動:“抱歉讓媽媽擔心了。”

“自然地角色扮演了起來。”樓空感慨。

啪。

言九也將筷子捏斷了。

…………

雞飛蛋打的一頓飯結束後,大家各自回班。

f4所行之路上必定少不了目光與尖叫,千年和楚格自然地行走在對他們頂禮膜拜的人群中,隨著離教室越來越近,人群也懂得規矩地漸漸散了。

“所以,剛纔看得開心嗎?”千年冇有轉頭。

“哈哈!當然了——知道會有做捧哏吐槽的人所以故意誇大其詞來緩和氣氛,做得不錯嘛,那個林什麼的也知道自己一時衝動讓陳惠難做於是順著台階下了。我看得很滿足啊。”楚格笑得爽朗,“而且他居然能獲得樓空和言九的好感——”

千年接話:“樓空那隻是老毛病犯了吧。”

“希望他能成為第一個堅持下來的人,這樣我會很有樂子看的。”

“那是不可能的,所有人——包括林清牧,都失敗了。”

“誰知道呢?”楚格漫不經心道,“說起來,那個林誰誰。”

“林青存。是長得有點像,我會查一下的。”

“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