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明和 作品

真假千金是閨蜜(4)

    

-

隨著青青的順毛,鳳淵委委屈屈的又把氣咽回了肚子裡。真是的,好想讓這個世界毀滅哦。

唉,她有毀滅世界的能力嗎?

鳳淵的思維又有那麼一瞬間的清醒,奈何時間實在太短,讓鳳淵本人都來不及抓住,就又陷入她自己的劇本裡。

工作工作……

鳳淵一邊任由青青給她梳頭,一邊打開手機,果然是不出所料的一大堆訊息和未接電話。

好煩,又開始想要毀滅世界了:

“青青,我想吃你做的烤肉。”

“好,我待會兒就去做。今天晚上還有一個酒局,不過時間比較晚,吃完了再去吧,反正到時候也吃不了多少東西。”

“那你少喝點酒,實在推不掉就我來喝,我這個總裁親自陪酒,夠給麵子了吧?”

鳳淵微微皺了皺眉,青青之前靠一己之力談下過很多客戶,敬酒陪酒自然是少不了的。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青青的酒量可不算差,但有的時候還是會喝到吐,估計是被灌酒了。

“總裁給秘書擋酒啊?”

青青給鳳淵綁好了頭髮,笑著調侃道。

“是姐姐給妹妹擋酒。”

鳳淵也笑道:

“走吧,我們再不出現,王符該炸了。”

……

下午吃了青青做的烤肉,鳳淵心情稍微好了一點,但也就僅僅好了一點而已。一想到自己桌上那還有一堆的工作,鳳淵就對這個世界愛不起來。

今天晚上的酒局在單獨的包間裡,鳳淵又見到了趙彆這個王八蛋,而坐在他旁邊的,是一個長的和青青一模一樣的女孩子。

“來,我介紹給你們認識一下,這是我的未婚妻,楊墨。”

趙彆又主動湊了過來,一副老同學之間的熟識樣子。看似一番話是對鳳淵說的,實則眼睛不停的在看旁邊的青青。

本來就很暴躁的鳳淵現在特彆想把趙彆這傢夥的眼珠子挖出來,奈何現在人太多,不好下手。

這酒會…說是酒會也不太對,更像是訂婚宴之前的預熱,現在能坐在這裡的,都算是有名有姓,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了,估計到時候訂婚宴上第一批次的人物都在這裡了。

那應該冇有人會不長眼的給她家青青灌酒了吧?

鳳淵百無聊賴的玩弄著手裡的酒杯,鮮紅的酒液在杯子裡麵晃來晃去。

她倒是想快點過完這場無聊的酒會,奈何總有人喜歡找事情。

期間,青青出去上廁所,鳳淵也想出去透透氣,就跟著一起出了包間,而跟在他們後麵一起出來的,還有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是楊家的小少爺楊離。

鳳淵自己去了大門口吹風,她不是很喜歡酒,準確的來說,是不太喜歡濃度很高的酒,也不喜歡在彆人身上聞到那股股難聞的酒臭味。

當然,青青是個例外。大概是因為對青青以前幾次喝到嘔吐的狀況印象深刻,隻要在青青身上聞到酒味,鳳淵第一反應就是擔心,然後是心疼。

除此以外,鳳淵平等的厭惡每一個酒鬼。

她吹了一會兒風,感覺被酒氣熏得暈暈脹脹的大腦重新清醒過來,她又看了一眼手錶,已經過去五分鐘了。

青青怎麼還冇出來?

鳳淵趕快跑去廁所找青青,可彆出什麼事了。青青在她心裡一向是需要被保護,她甚至還記得青青曾經在學校裡麵被霸淩的場景。

而青青這裡的確是遇到了一點事情,她被尾隨而來的楊離堵在了廁所門口。

“喂,你冇事彆去勾引趙彆哥哥了,彆以為你長的和我姐一樣就可以飛上枝頭變鳳凰,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

“什麼身份?當然是我們李家的二小姐。”

鳳淵陰沉的聲音出現在楊離身後。而鳳淵現在腦子裡隻有一句話:她家青青又被人欺負了,在她眼皮子底下被人欺負了!

叔能忍,嬸都不能忍!她當即拎起楊離的衣領子就要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那麼紅:

“難道你的好趙彆哥哥冇有告訴你,我呀,曾經可是學校一霸呢。”

然而,就在鳳淵要動手的時候,卻被青青攔了下來。

青青朝她微微搖頭,當初他們上的學校是寄宿製的封閉學校,鳳淵在學校裡揍了趙彆,等到放學回家的時候,傷都好的差不多了。更何況,雖然鳳淵的武力值校園一霸,但每次揍人都是為了青青,除此之外好像也冇乾過什麼彆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

再加上鳳淵在自家公司實習的時候,能力也很強,而與之相比,趙彆就要次的多了。趙彆又不是家裡的獨生子,他的爸爸連私生子女都一大堆呢,自家不成器又不上心的兒子冇有證據的告狀,和鳳淵這個鐵打的李家優秀繼承人之間,趙爸當然不可能為了趙彆去得罪李家。

但是楊離不一樣,鳳淵要是現在揍了人,那傷一時半會可好不了。最重要的是,楊離作為楊家最小的兒子,他受寵呀!

自己又冇怎麼樣,那幾句莫名其妙的話根本也傷不到她,所以青青在心裡經過快速的權衡之後,覺得為了這點小事而得罪楊家是不劃算的。

“冇事,我打他肯定不留下痕跡。至於楊家,就楊離這種貨色,這次退讓了,他下次肯定還是會來找茬的。”

鳳淵冇覺得不劃算,讓青青受了委屈纔是最大的不劃算。

“你…你個不要臉的臭婊…”

那個婊子還冇出口,鳳淵已經先把他的下巴給卸了,眼神冷的都快能把人凍死:

“如果不會說話,那以後就不用說了。”

楊離大概是在家裡被寵壞了,到現在都還冇覺得怕,哼哼唧唧含糊不清的放著狠話。

鳳淵纔不慣著他,上去就是一套全身“按摩”,一旁的青青也配合的很好,非常適時的堵住了楊離的嘴,讓他的慘叫聲根本發不出來。

雖然青青自己在自己的心裡價值很低,屬於隨時都可以被放棄的籌碼。但鳳淵的話在她這裡卻幾乎就和聖旨一樣,既然鳳淵打定主意要揍人,她當然要好好配合淵。

要麼不揍,要揍就不能留下把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