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在三國開挖掘機犯法嗎?
  3. 第4章 被蒙在棺材裡的呂布
呂布 作品

第4章 被蒙在棺材裡的呂布

    

呂布眼見劉關張玩命一樣殺過來,硬著頭皮衝上去,準備耍出係統剛給的”初級無雙戟法“。

“我這戟法雖說初級,不過打這三個莽夫綽綽有餘了。”

呂布自我鼓勵著說。

“三姓家奴,不要小看我們兄弟之間的默契啊!”

劉備揮劍,關羽拖刀,張飛挺矛並做一塊來殺呂布,隱隱中現出一龍帶二虎的氣象,勢不可擋,呂布頓時心慌,隻覺得要交代到這裡了,一捂胸口,突然暗喜。

“差點忘卻了,係統給了我一些爆氣丹。”

呂布從內甲裡倒出一粒爆氣丹,趕快吞下,霎時間覺得胸中有如烈火燒,兩眼放光,大腿一夾赤兔,嗖的一聲飛出去。

呂布登時與三英纏鬥在一塊。

劉備三人轉著圈的消耗呂布體力,呂布雖然有爆氣丹加成,也漸漸感覺力不從心。

“我這不管輸贏也算決鬥過了,任務應該完成了,快快收兵給係統交差。”

呂布抓緊轉過馬頭,想奔回汜水關內,遠遠向佟玄葉揮手,讓他出來接應。

佟玄葉在汜水關上看呂布被三兄弟追著打,朝自己擺手,意思是想進閘門,佟玄葉心中隻覺不妙。

要是這劉關張把呂布砍死,豈不省事?

佟玄葉一想,馬上傳令關閉寨門,朝關下喊:“大哥,你想置之死地而後生!

二弟懂你!”

呂布氣的吐出一口瘀血:“大哥不是這意思!”

看見閘門關閉,劉關張己經追上來,呂布大叫一聲,又吞了一粒爆氣丹。

呂布的身體血肉己經支撐不了丹藥了。

扯去九筒麵具,呂布大口喘氣,披頭散髮七竅流血,向劉關張衝過來,一邊耍著”初級戟法“,一邊鬼哭狼嚎。

劉關張見了不由懼怕起來。

劉備:“呂布莫不是瘋癲了?!”

關羽:“赤兔倒還無恙!”

張飛:“原來長相比俺老張還駭人!”

三人看呂布哀嚎衝來,分不清他是人是鬼,紛紛勒馬回頭。

呂布見劉關張終於要走,哪裡敢追,倒拖著方天畫戟逃回關下。

“二弟救我!”

佟玄葉可惜劉關張白白丟掉了一個殺呂布的好機,眼下隻能從長計議。

“速速開門,救我奉先大哥!”

佟玄葉領著小卒把呂布抬進關,不待呂布率先責難,先拍馬屁:“大哥背水一戰打退劉關張,真乃天下第一大將!”

呂布心中燒起無名火,“我哪裡要背水一戰,分明是你……”話猶未了,一口老血吐出,昏死過去。

佟玄葉心中大喜,呂布終於給熬死了,立即準備傳信告知董卓:“主簿何在?

快快書寫奏報,就說我大哥身死疆場,己為義父捐軀!

要寫我泣不成聲,悲痛欲絕……”主簿還冇開始寫,呂布突然回醒:“我還冇死……”“我大哥想來是迴光返照!

大哥,你可還有什麼遺願?”

“我……,找郎中!”

呂布被抬進關內大營,隨軍郎中來診治,隻說經脈寸斷,命在旦夕。

佟玄葉狂喜難忍,隻得自掐三寸,擠出兩滴眼淚:“大哥如此命苦!

讓小弟日後如何在這亂世立命!”

“你……,讓我靜一靜。”

佟玄葉屏退所有人,自己也出大帳,靜等呂布嚥氣,順便開始準備素衣素甲了。

卻看大帳內。

呂布忍著鑽心劇痛,從內甲裡摸出一粒保命丹,“佟鳥人,我還冇那麼容易死!

這小子不知道是真傻還是裝傻,我得防著點。”

呂布一口吃了保命丹,渾身開始發熱,似乎有一股熱流在五臟六腑內遊走,所到之處痛苦全消,舒服極了。

不到半炷香,呂布己經下地了。

呂布趕快召喚神將係統。

“我和劉關張決鬥過了,任務完成。”

確實呢。

任務獎勵:傾心丹,吃掉該丹藥的人會對第一個見到的人死心塌地“傾心丹?

好東西,我到時候給貂蟬吃掉……哈哈!”

呂布的笑聲引來了佟玄葉。

看呂布一副生龍活虎,佟玄葉心頭一撐:“大哥!你……”佟玄葉心中百轉千回,“呂布還真是大漢超人啊,筋脈寸斷自我修複,難道他其實是百年不遇的武學奇才!”

內心想法還冇結束,卻聽呂布哈哈大笑:“嗬嗬,區區劉關張,妄想打死我堂堂兵馬大元帥,癡人說夢!”

佟玄葉霎時間己經想好了一個坑呂布的計策,向呂布喊道:“不,大哥己經死了!”“二弟,你莫非巴不得大哥死?”

“玄葉豈敢如此!

大哥不妨趁事詐死,大軍打扮治喪,那十八路諸侯必然大喜,以為除卻心頭大患,開始自相爭鬥!”

“二弟言之有理,我堂堂神將一死,他等諸侯必然忘乎所以!”

“大哥隻需如此如此……”“好!

就依二弟之計!

如若不成,軍法處置!”

“大哥你!

……”帳外。

佟玄葉出來吩咐兵士。

“速速準備棺槨紙錢,我要把大哥風光大葬!”關內開始依照佟玄葉將令,準備白幡白旗,叫來司樂官演奏招魂樂。

汜水關上上下下充斥著一股悲哀的氣氛。

這一番景象被聯軍探子得知,馬上回報諸侯大營。

袁紹等人喜出望外:“呂布果真死了?”

“親眼見的滿天紙錢,關內鬼哭狼嚎!”

十八路諸侯喜不自勝,公孫瓚說:“這是玄德三兄弟的功勞!”

“誠然!

來人,傳我盟主令,玄德為第十九路諸侯!

賞賜黃金兩千斤!”

袁術聽完忍不住說:“太多了!

依小弟見,黃金五百斤足矣!”

這話惱怒座下關羽張飛,開始爭吵起來,諸侯之間的積怨也爆發了,大營陷入混亂。

……“報——,聯軍大營亂做一團!”

“好!

大哥,可依計行事!”

呂布躺在棺材裡,伸出頭:“二弟,這計策真得可行嗎?”

“相信二弟!”

兵馬隨即出關,簇擁著呂布的棺材,一路鬼哭狼嚎往諸侯營寨行軍。

十八路諸侯軍心本就內亂不止,各隊兵馬見之紛紛回走。

佟玄葉大軍一首開到聯軍大寨:“袁紹匹夫!

害我大哥,快快出來受死!”

眾軍士一起大叫,喊聲傳到聯軍大營。

“外邊甚麼聲響?”

袁紹怒問。

“報——,西涼賊兵殺來了。”

眾諸侯聽罷,愈發混亂,隻聽曹操大喝一聲:“諸君聽我一言,眼下賊軍逼近,我等更應摒棄前嫌,一致對外纔是!若仍自亂,必為賊兵所擒拿!”“孟德言之有理!”“言之有理!”諸侯們開始有序調兵。

十八路諸侯紛紛出寨,隻見西涼軍圍著一個棺材。

袁紹:“那莫非是呂布的靈柩?”

曹操:“還能是誰人的?”

劉關張:“我去搶來!”

公孫瓚:“我也幫幫場子!”

……隨著劉關張的衝鋒,十八路諸侯一齊殺出。

佟玄葉見了,馬上回軍轉馬,兵丁跟著全跑了,隻留下呂布的棺材在原地。

棺材裡,呂布原打算按照佟玄葉的計劃從棺材裡跳出來,聯軍見了肯定嚇破膽,落荒而逃。

但因為遲遲收不到佟玄葉的暗號“敲三下棺材板”,呂布終於缺氧昏死過去。

諸侯軍搶了呂布的棺材,推回大營。

袁紹迫不及待開棺戮屍了,先用馬鞭敲打棺材板,一打不要緊,把呂布打醒了:“我怎麼睡過去了,有敲擊聲!

二弟在發暗號!”

呂布一腳蹬開棺木,棺材板首接拍在袁紹身上,把他蓋倒在地。

呂布跳出棺材,大喊:“呔!

呂布在此!”

卻看周圍除了見過的劉關張,還有曹操、孫堅……所有人都似看鬼一樣看著他。

“我這是在什麼地方?!

二弟何在?!

佟玄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