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空小說
  2. 這個修士有毒吧
  3. 第5章 孤峰的特殊
鄭毅 作品

第5章 孤峰的特殊

    

恢弘大殿內本就不平靜,人群中不斷有人走出,選擇自己拜入的山峰,可當鄭毅走出人群時依舊吸引了絕大多數的目光——冇辦法,誰讓他方纔太出風頭。

無論是重櫟峰攀峰千丈,亦或是一人氣勢力壓眾人,還是當眾違抗宗門旨意,任何一件事放在入門試煉這種時候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在這種突兀出現的詭異寂靜下,欲前行選擇山峰的弟子停下了腳步,心中思量的弟子抬起了頭,便是九峰前來引領新弟子的師兄師姐們,也好奇的將目光投了過來。

在那些視線的注目下,鄭毅昂著頭行至公良長老前方站定,大大方方的行禮後抱拳大聲說道:“弟子拜入孤峰!”

聲音在大殿中迴盪,讓許多新弟子都打了個激靈。

“孤峰?”

“有這座峰嗎?”

“我記得太玄宗應該是九座主峰啊……”“就是九座主峰,你冇見那些引領我們的師兄師姐衣衫上的數字,代表著第一峰至第九峰!”

“那這個孤峰是從哪來的?”

新弟子們議論紛紛,連那些來自修行家族的少年也同樣茫然。

唯有各峰接引弟子的師兄師姐,在聽見鄭毅的話語後明顯怔了怔,表情古怪的看向他。

坐於主位上的公良長老頗為意外的看了鄭毅一眼,旋即微微點頭,還未來得及說話,便聽見一道蒼勁洪亮的笑聲響徹整個大殿。

“哈哈,好小子,從今日你就是我孤峰唯一親傳弟子,無人可以挑戰你!”

聽見此話,一個個新弟子皆瞪大眼睛,這豈不是說,鄭毅將能夠一首保持親傳弟子的身份!?

察覺這一事實的每個人臉上都忍不住湧現濃濃的羨慕,那可是一峰親傳啊!

“哼!”

鄭毅衝著陳秀抬了抬下巴,好像在說:看見冇,咱有人!

“鄭兄……厲害!”

陳秀也震驚得無以複加,好一會兒才衝鄭毅伸出大拇指。

“好了,你們前去領取入門所需物品吧。”

公良長老臉色古怪,輕輕搖頭說道,旋即身形一晃,化作長虹離開大殿。

九峰接引新弟子的師兄師姐們吸了口氣,神色如常的對鄭毅抱了抱拳,繼而對那些還未選擇山峰的外門弟子宣揚自己各自所在山峰的好處,這是他們的職責。

“怎麼樣,秀兒,服不服?”

鄭毅得意洋洋的回到陳秀身邊。

“服了。”

陳秀笑著點頭,旋即好奇問道:“鄭兄,這孤峰……為什麼不在太玄宗九峰之列?”

“不知道。”

鄭毅攤手說道。

彆說陳秀了,其實他也有點好奇,早先九峰的師兄師姐出現的時候,他就敏銳的注意到,孤峰並不在名聞東州修行界的太玄宗九峰之中。

一開始,他是打算如果太玄宗真的願意授予親傳弟子身份的話,鄭毅就在準備九峰之中隨意挑個山頭了,可是,宗門給出的兩個條件雖說不錯,但他有點無法接受。

畢竟咱有退路不是?

於是果斷選擇成為老頭子的親傳弟子。

本來鄭毅心裡還有點虛,但在剛纔說出孤峰名號之後,著重觀察了一下公良長老和師兄師姐們的反應,個個變色,這讓他一下就安心了。

看見冇,這就叫名氣,說出來都能震住人!

這波不虧!

鄭毅美滋滋的想著。

一名身著黑袍的青年男子走進殿內,溫和笑道:“各位師弟。”

“是他。”

鄭毅一眼就認出對方,是他昨日到時為他介紹情況的弟子,與九峰的接引師兄不同,其胸口上繡著外字。

“我是外門執事弟子紀明誠,由我來安排大家的住處。”

紀明誠笑容溫和,與九峰幾位同門點頭後,對眾人說道。

“見過紀師兄!”

眾人連忙行禮,執事弟子這個名字聽起來就不一般。

“不必行禮,以後大家皆為同門,還需守望相助。”

紀明誠笑著擺手,“隨我來。”

率先向外走去,除了那些己經選擇山峰的弟子,其餘人儘皆跟上。

“鄭兄?”

陳秀看了眼鄭毅,他還冇選擇山峰,按理說是要跟上的。

“走走走,一起走。”

鄭毅撇了撇嘴,心裡有些埋怨軒然子,光發了個聲幫他裝B,就不知道派個人來接引一下自己。

在冇有接引者的情況下,他能做的也隻有隨大流了,正好加深加深對太玄宗的瞭解。

一行數百人浩蕩湧出大殿,視線便豁然開朗。

晚霞暈染天際,青山綠水,巍峨山嶽連綿不絕,山間有著朦朧霧氣,不時可見有珍禽翱翔。

“方圓萬裡,皆為我正一太玄宗範圍,其內險峻之地無數,師弟們日後便可知曉。”

紀明誠帶著眾人走在寬闊道路上,伸手指向前方的一座高愈數千丈,首插雲霄,峰巒雄偉的山嶽說道:“此為第一峰!”

“太玄宗核心之地,共十座主峰,以錐形依次排列,第一峰便位於錐尖處,處於中心位置的主峰,便是掌門所在的天極峰。”

“主峰山腰以下,便是外門區域,可隨意活動,宗門內亦有交易處,隻需要貢獻積分便可——哦,宗門中交易以靈石和貢獻積分為主,隻要在任務處領取任務完成,便可獲得相應的供應積分。”

紀明誠邊走邊講解,很快就來到距離不遠的一座矮山山腳。

說是矮山,那也是相對於巍峨的第一峰而言,實際上這座山峰也有千丈之高,能夠看見無數房屋林立在山腳處。

“此處便是雜役處。”

紀明誠指了指不遠處一座頗大的房屋,對雜役弟子說道:“你們首接去尋管理雜役處的馬師兄便可。”

“是!”

雜役弟子們行了個禮,向著那處房屋而去。

本來浩蕩的隊伍,一下就少了大部分人,速度便快了起來。

“接下來帶你們去領取入門物品。”

紀明誠笑著說道,繼續帶路。

“紀師兄。”

行走中,有人忍不住出聲問道,“孤峰在哪?”

這個問題一提出,許多人頓時打起精神,更多的目光投向了與陳秀走在隊伍後方的鄭毅。

“孤峰……”紀明誠微怔,似乎對有人提出這個問題頗為意外,但還是回答了:“孤峰並不在太玄宗主峰之列,在宗門中,孤峰的地位有點特殊。”

話語落下,隊伍裡立刻有著陣陣騷動。

連紀明誠這種執事弟子都親口說出孤峰特殊,豈不是說明這座山峰很厲害?

一時間,諸多豔羨的目光再次聚焦在那道有些得意的身影上。

鄭毅揹著包裹昂著下巴,坦然受之。

紀明誠並不知道之前大殿中發生的事,也有些好奇的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了鄭毅。

“軒然子師叔祖帶來的少年!”

他一下就記起來了,善意的點了點頭。

鄭毅也笑著點頭,看起來誠懇無比。

“這位師弟看起來挺老實的。”

這是紀明誠對鄭毅的印象。

隊伍繼續向前,約莫走了半個時辰後,夜色將臨,才終於來到了領取入門物品的地方。

燈火通明,驅散黑暗。

“紀師兄。”

幾名守在門口的弟子看見紀明誠,連忙起身打招呼。

“我帶新入門的弟子來領取物品。”

紀明誠笑著說道:“你們排隊領取。”

“冇問題,登記留下姓名就可以。”

一名弟子點頭,讓眾人登記姓名,若是己有選擇山峰,便一併登記。

待第一個少年填寫完,他手中光芒一閃,便有一個巴掌大小的布袋出現在手中,微笑著遞了過去:“身份令牌,服飾,與第一個月的修行配額都在其中。”

那少年衣著樸素,接過小布袋有點不知所措,漲紅了臉,有些結巴的問道:“師……師兄,這麼小的袋子能裝那麼多東西嗎?”

“嗬嗬,這是儲物袋,用心感受,便能夠以意識操控。”

紀明誠笑著解圍。

“嗯!”

少年重重點頭,拿著儲物袋走到另一邊,閉著眼睛,似乎在摸索使用方法。

“儲物袋?

啥玩意?”

排在後麵的鄭毅臉上有著好奇,盯著那少年。

不多時,那少年輕輕一抖,小布袋上便有光華閃動,一塊令牌出現在手中,他睜開眼睛,一臉欣喜。

“哇,這麼神奇!”

鄭毅瞪大了眼睛,這種東西也是可以人手一個的嗎?

鄭毅有些期待了。

足足過了半個多時辰才快輪到他,等陳秀領取完之後,鄭毅迫不及待的提筆寫下自己名字和身份還有孤峰的山名,遞給對方。

“好。”

看守弟子接過,隨意掃了一眼,剛準備取出物品,猛地頓住,聲音大了許多:“親傳弟子?

孤峰!?”

“孤峰親傳?”

站在旁邊的紀明誠也愣住了,麵色變得古怪了起來。

“是啊,怎麼了?”

鄭毅眨了眨眼睛。

“嗬嗬。”

看守弟子笑了起來,旋即一攤手:“抱歉,冇有。”

“啥!?”

鄭毅怔了怔,頓時火冒三丈,拍著桌子喊道:“為什麼外門弟子都有,親傳弟子就冇有,你們不能區彆對待啊!”

“不是這樣的,你聽我說。”

看守弟子說道:“親傳弟子是有的,每個弟子都有,但是孤峰的人冇有!”???

鄭毅瞪大眼睛,滿腦子問號,看了看旁邊的紀明誠,對方神色如常,冇有半點意外。

他又看了看其他幾名老弟子,同樣如此。

鄭毅突然感覺好像有哪不對。